乐白家手机娱乐-乐白家

江苏游记之泰州黄桥新四军纪念馆,泰州黄桥战

作者: 旅游  发布:2019-11-06

2017年12月9日中午12点左右,我们从新四军纪念馆返回黄桥古镇。下车走不远,从河边的一条小路进入古镇街区,我们第一个想看到的当然也是新四军纪念馆的旧址丁家花园。其实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那里,结果鬼使神差,让我们绕了大大的一圈,还是回到我们的出发地。

2017年12月9日早晨7点20在如家酒店吃过早餐,乘29路公交去杏春汽车站,本以为那里有始发姜堰的汽车,到达后才知,这里已没有发车点,连售票厅也没有。乘车只有到杏春汽车站对面公交车站等江阴新汽车站过来的车,到此会停留上客。我们等到8点45分,一班江阴至姜堰班车过来,顺利上车,车上乘客不多。我们要去黄桥古镇,江阴只有发姜堰路过黄桥的班车,票价每人15元。

丁家花园原系清代园林建筑,是中国地质事业奠基人之一丁文江先生的故居。花园内雕梁画栋、檐牙飞空、回廊曲径,多竹堂、桂花厅、小淤舟、蝴蝶厅错落有致。黄桥战役期间,陈毅、粟裕、陈丕显等新四军领导人曾在这里办公和住宿,成立了江苏的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

图片 1

黄桥古镇,黄桥建镇于北宋神宗元丰年间,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千年古镇和具有丰厚底蕴的文化名镇。它南濒长江,东连如皋,北接姜堰,是苏中、苏北地区通往苏南的重要门户,也是苏中苏北地区规模最大的集镇。素有“北分淮委,南接江潮”的水上枢纽之称。

上午10点左右到达黄桥,班车停在汽车站外的马路旁,下车后,许多机动三轮上来拉客。由于我们对黄桥古镇的景点分布不是很清楚,于是先到汽车站存行李。结果汽车站没有行李存放处,我们只好将行李存放在站外的售货亭,一个拉杆箱,店主要5元,我们搞价至3元成交。顺便问一下店主去古镇和黄桥新四军纪念馆有没有公交车,店主说没有,只有这种机动三轮。旁边一位三轮车主乘势要做我们的生意,说去新四军新馆往返20元,我们知道在汽车站附近外地人叫车是有很大的水分,所以我们拒绝他的“好意”。但是我们获得一个新讯息,纪念馆有新旧之分,这是之前未曾料到。

纪念馆下辖革命旧址三处: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旧址——黄桥中学、通、如、靖、泰行政委员会旧址——丁家花园,第三纵队司令部旧址——严复兴楼。

清早,光线温润。青黛色的瓦,屋脊上耸立着兽头,巷子幽深,盆栽在这样的环境里也尽是古意,走在水码头,还有淘米洗菜的景色撩人心弦......这里即是黄桥古镇,72条巷弄,28个圈门,何氏宗祠,丁家花园,裕泰和老店等遗迹矗立其间,不由得让人感叹中华精粹,在一个镇子上,即能见遍地风物。

黄桥历史悠久,人文荟萃。黄桥至今保留完好的明清建筑就有2000余间,以及少量的宋代建筑。现有东、南、西3片传统古街区,总面积近30公顷。有5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5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有古街巷24条、古寺庙3座、宗祠7座,还有大批唐宋明清石刻、木匾。有影响的文物古迹有工字楼、陶勇指挥部、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明清建筑群、御史府、何氏宗祠、福慧寺、宋顾孝子亭、黄桥战役革命烈士纪念塔、丁西林故居、粟裕同志墓、牛皋洗马池和“致富”、“文明”二桥等。宋孝子顾昕、明太仆寺少卿何棐、清音韵家何萱、辛亥元老朱履先、中国现代地质学之父丁文江、文化部副部长丁西林、著名生命科学家王德宝等都诞生于黄桥。黄桥又是陈毅、粟裕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指挥著名的黄桥战役之地,至今仍保留着不少革命历史遗迹遗址。抗日救国时期,一场震惊中外的黄桥决战成为黄桥的历史增添的新的辉煌,一曲黄桥烧饼歌从此唱响了大江南北。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为江苏省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并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离开汽车站,看到马路旁边停着一辆公交车,我们询问司机有没有去新四军纪念馆的公交车,回答仍是没有,我们才甘心继续往古镇方向走。此刻,看到马路上有一往右的景区指示牌,标示古镇1公里,纪念馆2公里。距离不算太远,这下我们心里有了底,在马路口叫车,都说到新馆5元钱,其中一位妇女同意4元送我们,我们上了她的车。这位车主想取巧,她将我们送至古镇内的老馆,想蒙混过去。得亏之前我们知道有一新馆,当即戳破她的企图,她虽然不情愿,还是将我们送至北郊外的新馆,为了弥补她的绕道,给她加了一块钱。

黄桥纪念馆分为“序厅”、“黄桥战役的历史背景”、“打开华中抗战新局面的黄桥战役”、“发扬革命传统”四个部分,充分运用声、光、电等多媒体技术再现了这段历史。

几个人围坐着吃早饭,旁边就是炉灶,刚出炉的烧饼是诱人的蟹壳红色,香气飘得惹人垂涎。黄桥烧饼用古法制作,外撒芝麻内擦酥,《随园食单》里都有详细记载。黄桥历史文化研究会秘书长何雨生说,辛亥革命时期,镇上烧饼铺达60多家,“拼市”的结果就是做得越来越好吃。在之前,著有《韵史》80卷的清代大儒何萱,就和烧饼师傅都多有来往,切磋技艺。

作为一个景区,进入黄桥古镇是不需要门票的,但是进入单个景点,则需要购买门票。联票是70元,单买门票10元20元不等。我们进入古镇首先是看到一个门楼,才错过了丁家花园。就近一看原来是纪念馆里有它的照片,叫作大香台的那个。门楼有木梯可以上去,上面有一尊关公像。下来紧挨着门楼,有一个黄桥老图书馆,门口有人招徕游客参观,门票大概10元,根本没人光顾,我们决定随便走走,不打算进景点。从门楼往西,就是古街老巷,也是后天人工修饰过的,当我们拍照时,一位当地老年人说,拍什么拍,都是假的,可以看出,当地人对于这种仿古建筑也是十分反感,明知是变造之作,也要走走过场。

新四军纪念馆新馆是2017年2月15日刚刚开放试运行,外地游客大部分只知道古镇内的老馆丁家花园。而新馆位于黄桥镇镇区北部,集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红色文化博物馆为一体,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全国100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新馆建筑宏大,布展清新,展馆共分四层,展陈面积达8000平方米,游客可免费参观。

一只烧饼,也能带出黄桥的种种人文历史,除何萱外,宋孝子顾昕、明代太仆寺少卿何斐、辛亥元老朱履先、现代地质学之父丁文江、物理学家兼喜剧大师丁西林都是吃这里的烧饼长大的。陈毅、粟裕指挥著名的黄桥战役,与黄桥烧饼更是结下了旷世鱼水情。

在小巷内看到一家制作黄桥烧饼的作坊,妻子禁不住诱惑,购买了几个品尝,以前在外地似乎也吃过所谓的黄桥烧饼,但是与此正宗的烧饼大不一样,我吃这种烧饼犹如月饼,就像点心,只酥不焦,不是我的所好。当我质疑这是否是正宗黄桥烧饼,店主振振有词为其正名,后来在吃饭的饭馆老板处得到证实,这的确是正宗的黄桥烧饼,但是我的确不敢恭维,只尝了一口,便弃之不再。

黄桥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历史上的黄桥战役。黄桥战役又称黄桥事件,是1940年10月,苏中地区的新四军为保卫苏中抗日根据地,对国民党顽固派进行反击的战役。

汉高祖时期,吴王刘濞建都广陵,设海陵仓(今泰州市),黄桥因仓设里,取名“永丰里”,算下来黄桥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北宋神宗年间设镇,名“永丰镇”,又名“黑松林”,距离今天也有1000多年。南宋绍兴年间,岳飞奉旨抗金,从广德移兵泰州,这里也是驻军之地,迄今留有“牛皋洗马池”,在黄桥高级中学校内。元末明初,永丰镇正式易名黄桥镇,传延至今。

古镇面积不大,现在将以前的小巷胡同恢复如昨,挂上名牌,其实是口惠而实不至,真正的原汁原味的东西少之又少,看到的大多是变了味的劳什,不看也罢。在小巷内转了一圈,除了小吃黄桥烧饼,没有其他饭食,还是走出古镇区域,在街道上吃了一碗面。吃饭时,感觉非常奇怪,小饭馆不是关门就是没有消费者,问老板,说是已经过了饭时,才下午1点多,这在我们内地,正是午食的高峰期。

1940年,陈毅领导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以七千人的兵力,战胜了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所率政府军89军1.5万,歼灭其一万一千余人,取得了黄桥决战的胜利。

黄桥素有“北分淮委,南接江潮”的水上枢纽之称,是苏中、苏北地区通往苏南的重要门户,历来经济繁荣。何雨生整理资料发现,辛亥时期,这里有猪行20多家,油坊20多家,酒行10多家,粮行90多家,旅馆100多家,书场4家,而镇子的面积只是不到2平方公里,人口不足6000人。今天检视黄桥,尚有明清建筑2000余间,甚至少量宋代建筑也有留存。

饭后,我们又回到古镇,去丁家花园,这里是原来的新四军纪念馆,新馆修好开放后,它成为丁文江故居纪念馆,免费参观。丁家花园原系清代园林建筑,是中国地质事业奠基人之一丁文江先生的故居。花园内雕梁画栋、檐牙飞空、回廊曲径,多竹堂、桂花厅、小淤舟、蝴蝶厅错落有致。黄桥战役期间,陈毅、粟裕、陈丕显等新四军领导人曾在这里办公和住宿,成立了江苏的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原纪念馆下辖革命旧址三处: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旧址——黄桥中学、通、如、靖、泰行政委员会旧址——丁家花园,第三纵队司令部旧址——严复兴楼。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也只能在此浏览一下,其余旧址已无暇顾及。

一般认为,黄桥事件是皖南事变的起因之一。它是新四军改编以来最著名的战役之一,该战役的作战对象为坚持所属的执行“防共、溶共、限共、反共”政策的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所部国民党顽固派部队。黄桥战役新四军获得胜利,击毙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并收复前段时间主动出让的姜堰。

跨过一座气派的门楼,我们进入了何氏宗祠,这是一座有着500年历史、保存完好的宗祠。在明代太仆寺少卿何斐故第的基础上,于清顺治年间建成,满目金丝楠木、彩绘木雕,大门堂、仪门、大厅、振裔楼严正古朴,纱帽翅装饰梁垫,童柱是花瓶式,苏北罕见。难怪中国新闻记者协会主席邵华泽曾为该祠题字“江北第一祠”。

下午1点半左右,我们离开古镇,乘三轮3元前往汽车站,到售货亭取回行李,进入汽车站售票厅,询问有没有到姜堰的班车,回答有,最近的下午2点15,是泰兴的过路车,再问有没有江阴的过路车时,回答是没有。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决定在汽车站外路口等江阴过来的车,因为我们就是乘那车过来的,肯定有车。原来黄桥汽车站只销售泰兴的过路班车,无锡、江阴的班车,站内不卖票,不知是何缘故。

黄桥战役的胜利奠定了中国共产党党中央提出的“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坚实基础。

黄桥镇古来多出人杰,涌现了“何、丁、王、韩”四大家族,每个家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兴盛一时、声震江浙。如何氏,在明清之际,出现了4位进士、11位举人、30多位贡生,300多位秀才,令人感叹古来“彬彬读书、攻文辞、为儒者”的传统立身根本。何雨生说,这形成了何家深厚的家族文化,他任职的黄桥历史文化研究会,除了研究老街老巷老字号、文化名人,家族文化也是他们研究的重要内容。如何斐曾祖何济定下家规十条对后代的影响,如耿介的何斐拒绝拜谒宦官刘瑾“国家以贤能选拔人才,我不敢以他道求之”,还有何棠任广平知府时为民请命、坚持不懈。

在马路旁,不到一刻钟,就有江阴到姜堰的班车过来,车票10元,下午2点半到达姜堰汽车站,然后乘816路公交车在锦宸百货下车,也可以乘901路,距离更近。入住姜堰如家步行街店,房价101元,还有双早餐,太值了。

我们小时候看到过的电影“东进序曲”,讲述的就是这段历史。

古镇风度黄桥的街巷,都有着与商业、人文相关的历史承袭。如布巷专营卖布,米巷卖米,牛集场是牛市,“猪、油、酒是泰兴的支柱产业,东半县几乎家家养猪,便有了猪巷,后来改为了珠巷”。猪市衰落后,代之而起的是四行八作:钟表店、车匠店、洋货店、石印店、八鲜行、典当、钱庄等等。何雨生在走访时,听过一位96岁老者讲述他爷爷的介绍“王家巷以前是一条小河沟,跟运粮河相连,是为何御史家运送粮草、接送官员而开挖的”。

图片 2

黄桥新四军纪念馆正是围绕此主题介绍了当时的历史背景和战役的整个过程,让这一段历史定格在黄桥的版图,让后人铭记,不忘初心。路过黄桥,参观纪念馆是理之所然。

大多数巷口有圈门,全都保存得很完好。何雨生介绍,它们类似于规制很小的城门,每夜关闭,是国内少见的一种建筑形式,也体现了黄桥古老独特的生活方式。

图片 3

我们中午11点多参观完毕纪念馆,徒步返回古镇,途中有三轮车要价5元,我们还价至3元,中午12点左右到达古镇,开始黄桥古镇的游览。

道场的兴盛也提示着古黄桥的繁华和民风。何雨生说,旧时这里有佛刹道庙二十多所,鳞次栉比,十分壮观。其中以福慧寺和定慧寺最为著名,一座在镇东,一座在镇西,分别名为“东寺”“西寺”。定慧寺内据说遗有牛皋的兵器库,过去有人考察,地下室里台阶是极大的砖块砌成,没什么遗物。国民党三十七师师长孙瑞伍经过定慧寺时跌了一跤,听闻曾是牛皋驻地,顿生敬畏,在此修建了“伯远亭”。

图片 4

图片 5

“顾孝子亭”更是深入人心的一处古迹。《宋史》记载,黄桥人顾昕,每天鸡鸣而起,到母亲床前问安,五十年来始终不移。母亲生病十年,他就茹素戒酒十年祈福。母亲年老失明,他昼夜哭求上苍垂怜,终使母亲重见光明,活到九十多岁无疾而终。明成祖朱棣曾为他作诗两首并附序,亭内的碑文《御制孝子顾昕诗并序》就出自朱棣之手。

图片 6

图片 7

丁家花园和将军府是黄桥在近代深入历史的有力写照。将军府位于王家巷东首,是民国中将朱履先的府第。28间砖木房屋,三间对厅,三间敞厅,九间堂屋,四间楼房,六间仓……在其间穿梭,很容易迷失。现在府中陈列着朱履先的翔实资料和旧物:他是中国第一批留日学生,经历了清朝、北洋军阀、中华民国和新中国四个朝代,见过日本仁治天皇、慈禧太后、孙中山、蒋介石、刘少奇,29岁时任孙中山的阅兵总指挥,次任讲武堂堂长。何雨生说,朱履先少时,黄桥镇有忠义祠,他常常思忆前人,于是立下宏图伟志。后来袁世凯、孙传芳、阎锡山都邀请过朱履先就职,他无不愤然回绝,“大丈夫岂能与贼子为伍”。

图片 8

图片 9

既有“古往”又有“今来”丰富意味的要数丁家花园,这也是何雨生认为丁家花园最能代表黄桥镇的原因之一。它是一座清代园林建筑,民国地质学家丁文江的故居,1940年新四军东进黄桥后,建立了江苏省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办公地点就在丁家花园里。

图片 10

图片 11

丁文江是中国地质事业的奠基人,少年求学日本,后来在英国剑桥、格拉斯哥大学攻读动物学和地质学,学养深厚。回国后与胡适一同创办《努力周报》,参与五四名刊《独立评论》的编辑,当时的人说他“从军事装备的统计到唐诗朗诵法”,都很谙熟,无异于一部百科全书。在地质学研究上,他树立了实地考察的典范,确立了“近路不走走远路,平路不走走山路”等准则。他创办了中国最早的地质研究所、地质调查所,20世纪20年代,他的成就获得了世界声誉。1936年丁文江不慎煤气中毒逝世,学界一片惋惜之声,胡适写作了《丁文江这个人》,为他作传。他的故事也起步于黄桥镇,5岁入私塾、13岁中秀才,被知县龙璋知晓,以《汉武帝通西南夷论》试他,赞为“国器”。

图片 12

图片 13

1940年,陈毅、粟裕指挥黄桥战役,就住在丁家花园。战役打响后,黄桥镇12家农磨坊、60只烧饼炉,日夜赶做烧饼。冒着炮火,老乡们把烧饼送到前线阵地,谱写一曲拥军凯歌。1975年粟裕将军曾重返黄桥,他手捧烧饼,激动地说:“从黄桥烧饼我们看到了军民的鱼水深情。”

图片 14

图片 15

丁家在近代,还出了一位物理学家、文学家丁西林,他的故居也完好地保存在黄桥镇。这位物理学大家,在物理研究之余写作了《一只马蜂》,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独幕剧。丁西林历任民国物理研究所所长、新中国文化部副部长,也是黄桥镇走出的一代才俊。

图片 16

图片 17

最后,我们走进了著名而神秘的裕泰和老店。老店前后四进,古柱依然昂然挺立,柜台寂寞、芭蕉肥硕。当时黄桥流传着一段民谣:苦不过“老泰和”(药店),甜不过“新泰和”(南货店卖糖),小气不过“丁泰和”(布店用尺量),出色不过“裕泰和”(茶叶好,色浓味香)。裕泰和由安徽绩溪的胡允源在黄桥镇创立,其后,又在靖江季币开设“胡源泰”茶庄,至其孙辈,又相继开了数家,裕泰和的名字开始在周围地区传扬。胡锦涛同志,即是裕泰和的后人。

图片 18

图片 19

何雨生曾采访裕泰和最后一位学徒何承泽,老人回忆,当年学徒规矩很严,柜台里非但不能落座,倚靠也是不行的,必须规规矩矩站在店堂里的招牌旁;裕泰和进购来的茶叶,都会经第二次分拣,雇佣几个小姑娘剔梗筛碎,保证茶叶纯正。“清末四行八作的兴盛,使得黄桥很快建立了商会,按说商会须县制才有。当时还有‘泰兴一县,不如黄桥一镇,黄桥一镇,不如横巷一村’的民谣流传”。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图片 73

图片 74

图片 75

图片 76

图片 77

图片 78

图片 79

图片 80

图片 81

图片 82

图片 83

图片 84

图片 85

图片 86

图片 87

图片 88

图片 89

图片 90

图片 91

图片 92

图片 93

图片 94

图片 95

图片 96

图片 97

图片 98

图片 99

图片 100

图片 101

图片 102

图片 103

图片 104

图片 105

图片 106

图片 107

图片 108

图片 109

图片 110

图片 111

图片 112

图片 113

图片 114

图片 115

图片 116

图片 117

图片 118

图片 119

图片 120

图片 121

图片 122

图片 123

图片 124

图片 125

图片 126

图片 127

图片 128

图片 129

图片 130

图片 131

图片 132

图片 133

图片 134

图片 135

图片 136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娱乐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江苏游记之泰州黄桥新四军纪念馆,泰州黄桥战

关键词:

上一篇:斜塔记忆,继续意大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