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手机娱乐-乐白家

海棠落英,素色海棠定半生

作者: 情感  发布:2019-10-04

你是今春的蓬灯胭脂流的红浮灯江南的小绿吹灭流水的叹息。你是小绿的灯笼啄木风木鱼口里吐出玉红一条红鱼游在春风。你是海棠枝的簇簇红染了海的心愫天空飘起朵朵云红而清脆的铃声,蜜蜂-------在天堂香里诵经。你是去年春的灯红缤纷落英的怨愁,油纸伞在风雨中沉香在幽怨,幽怨的身影落魂的石阶期待,期待,前世的缘中人。你是今春的海棠红昨夜的梦一场冷遇的凉风凉雨写好的一封诗句,葬在问忧的泥中可有泪?可有怨?可有忧?我是探春的禅香人你落英的魂魄我装进浓颜的砚盒----------葬我,葬我香草氤氲的潮湿的心是鱼,是花,是云于来年,于来年的春花烂漫时。

图片 1

当年踏入宫门之时,她一定未曾想过自己竟是这样的收稍。

无端一声呜咽花飞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好事近·风定落花深

8.5

图片 2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长记海棠开后,正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鴂。

当年的她,一定是忐忑的,期待进宫为母亲争一口气,又害怕进宫后前路漫漫,自己却无依无靠。一袭淡雅粉衣,一枝同色海棠,本可以逃离这诡谲莫测的半个朝堂,却因海棠引来的一只蝴蝶,自己便用一生参与了这半个朝堂。

满腔愁怨问青天!

参考翻译

译文及注释

图片 3

译文风停了,庭花尽凋零。看珠帘之外,雪瓣成堆,红蕊层层。须牢记海棠花开过后,正是伤春时节。歌声歇,玉杯空,酒兴尽。唯有青灯闪烁,豆荧之光渐熄灭。梦中的愁怨自难消受,更传来鹈鴂一声送春鸣。

注释[1]近:是词的种类之一,属一套大曲中的前奏部分。自词和音乐分离,此字只是某个词牌名称的组成部分,已无实际意义。《好事近》:词牌名,流行于唐代,意为好戏快开始了,即大曲的序曲。又名《钓船笛》、《翠圆枝》、《倚秋千》等。[2]风定:风停。深:厚。唐·张泌《惜花》:“蝶散莺啼尚数枝,日斜风定更离披。”[3]拥:簇拥。红、雪:指代各种颜色的花。拥红堆雪:凋落的花瓣聚集成堆。[4]长记:同“常记”。“长记句”可能是词人对自已少女时期所作咏海棠的《如梦令》一词写作心态追忆。[5]酒阑[lán]:喝完了酒。阑:干、尽。五代毛文锡《恋情深》:“酒阑歌罢两沉沉,一笑动君心。”宋·李冠《蝶恋花》“愁破酒阑闺梦熟,月斜窗外风敲竹。”玉尊:即“玉樽 ”亦作“ 玉罇 ”。原指玉制的酒器,后泛指精美贵重的酒杯。《神异经·西北荒经》:“西北荒中有玉馈之酒,酒泉注焉……上有玉尊、玉笾。取一尊,一尊复生焉,与天同休,无乾时。” 三国·魏·曹植 《仙人篇》:“玉樽盈桂酒,河伯献神鱼。”[6]青缸:灯火青荧,灯光青白微弱之意,《广韵》:“缸,灯”。缸,《花草粹编》等作“红”。暗明灭:指灯光忽明忽暗,一直到熄灭。[7]魂梦:指梦中人的心神不而言。五代张泌《河传》:“梦魂悄断烟波里,心如梦如醉,相见何处是。”唐代韦庄《应天长》:“碧天云,无定处,空有梦魂来去。”幽怨:潜藏在心里的怨恨,南朝梁·刘令娴《春闺怨》:“欲知幽怨多,春闺深且暮。”[8]鴂[jué]:即鹈鴂。《汉书·扬雄传》注:“鹈鴂,一名子规,一名杜鹃,常以立夏鸣,鸣则众芳皆歌。”词中“一声啼鴂”意指春天来临。

1、 平慧善.李清照诗词选译[M].巴蜀书社出版社,1988. 2、 杨合林.李清照集[M].湖南:岳麓书社出版社,1999.

陶昕然饰演的安陵容,从最初的胆小怯懦,到最后的狠辣,一件件,一桩桩,从由不得她自己。终于,她的死可以由她自己选择了。

你的尽头,可有香丘来埋!

参考赏析

   我想,她死的时候应该是很快乐的吧!

这举世浑浊,我质本洁来

作者介绍

   安陵容,娴静得像芙蓉一样的女子,从不奢望自己可以像甄嬛一样有皇上的宠爱,只希望自己在这宫廷中得以保全,家中的母亲也可以因此受些尊重。可,事与愿违。

自当洁白而去,怎忍得了

   当初选秀之时,因甄嬛赠的海棠,得以入宫;后来,也是甄嬛帮她,让她得以被皇上宠幸。她的一生,因甄嬛两次重生,同样也因甄嬛倍受苦楚。

这世间污淖!

  后来,安陵容投靠皇后,几次设计甄嬛,不知她可有愧疚。可是她也是生不由己啊!华妃嚣张,皇后阴狠,她因是甄嬛的好朋友而受她们欺负。可她呢?甄嬛有皇上的宠爱,眉庄有甄嬛扶持,且又温柔端庄,只有她,没有背景,活得怯懦而小心翼翼,却依旧受尽欺辱。

看我做得个美丽的花冢啊!

  她倒向皇后的那一刻,她便已经看清了这世间的人心了吧!

葬了这痴心饮恨的落花吧!

  她这一生都太过清醒。她一直知道皇上不爱她,她一直知道皇后在利用她,可有什么办法呢?她没有享受到甄嬛荣宠带来的好处,却承担了因甄嬛荣宠带来的其他妃子们的刁难。她这一生都不快乐。小时候看到父亲的始乱终弃,母亲的含泪隐忍。现在,依旧没有人爱,没有人在乎。在这宫廷之中,哭都成了一种奢侈,笑更是一种奢望。

它们尚且有我这个知音,

  她死得那样安静。

不敢问红颜老死有谁知呀!

她吃着苦杏仁,她说:“姐姐,这苦杏仁好吃得很那。在这宫里待久了,苦杏仁吃着也是甜的。”她的眼里噙着泪,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尘埃静静地躺在空中。这一刻,她心里应该是轻松的,十几年的爱恨恩怨,在这一刻,终于释然了。

天苍苍兮地茫茫,

  甄嬛转身离去,她打翻了盛着苦杏仁的盘子,她喃喃道:“这条命,这个人,从来由不得我,这次终于可以由我了。”泪,从眼角滑下……

胡为无辜罹此殃!

  就这样落幕了,她死的那一刻究竟是快乐还是悲哀?

看我仇怨浩长空,

  她,因一枝海棠进宫,因一盆百合被打入冷宫,又用苦杏仁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把你个青天白日皆埋葬!

  “莺啼残月,绣阁香灯灭”。鹂妃,你说不喜欢,因为有一种被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之感。其实你只是怕了这种感觉。伤心过,经历过,才能懂。


  当初,袅袅娜娜地步入宫廷;如今,凄凉收场。一场花事落幕,一场记忆轮回;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只愿来生,她不会再步入宫廷,只做她自己。即便清贫一生,也比过这样的收稍。

长年的肺病,咳不完这孤危愁苦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直至死,也未换得他一丝眷念,一瞬间的回眸。可悲可叹。自问:“红消香断有谁怜?”自叹:“我命终由我了。”

当饭的中药,一如相思的味道

  细数着轮回了一季又一季的绿叶落红,瑟瑟的叹息,不敢诉,不敢怨。藏起自己的情绪,轻轻抚摸这妖冶空寂的年华。“人生弹指芳菲暮”,笑中带泪,便是她这一生的收稍。

痛把眼泪当江水般秋流到冬流到夏

只望他,能尝得出泪水的酸楚甘甜


快看吧!

窗外的风霜刀剑紧逼着花谢花飞

数不完,有多少在今夜香销玉殒

啊啊!谁能觉得出那风是多苦哪!

愁杀百花啊!我这愤世的人

情愿作了那些飞花呀?

它们是多么清洁芬芳,多么凄美顽艳

白得如雪,红得似血!


我的冤家,他也许已睡下入了梦

不与我共看窗外的奇景

他是多好的一个人啊,多好!

他最了悟我的心,我心中

有几斤事,他都能衡量得出。

他又是那样的痴,痴得失了魂魄

在白云里做着偷天的大梦呵

他那几多欢笑,几多伤忧

说是我不吝赐予他的

这话能有多痴傻!

多咱傻大姐也决计讲不出呢。


这天上的风雨怎比得心中的风雨

鸟儿们尚能找到酣睡的巢儿

我虽有个住宿却难堪安息啊!

它们是自由的,我只飞不出这牢笼

听潇潇的竹声如怨如诉

好比娥皇女英找我快吐

我何尝不是她们那般光景

我空守着多早晚的木石前盟

怎比他金玉良缘


啊呀!那漏声多扰人哪!

紫鹃,快停歇了它吧!

她是多体贴的一个人啊,多好!

她最了悟我的心,我心中念着谁

她是多么知已啊!她又是那样孤洁

火一般热心肠!

她知道万两黄金容易得

而知音一个也难求


她是多好的丫头啊!

还有那只鹦鹉,如今怎听不得一声

这冷雨敲窗,烛花剪梦

恰便似前朝小青之心境

寒塘里恐怕鹤影已尽

只剩着浩浩冷月埋葬了花魂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娱乐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海棠落英,素色海棠定半生

关键词:

上一篇:死神游戏,依然一个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