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手机娱乐-乐白家

海棠依旧,海棠花开

作者: 情感  发布:2019-11-06

海棠依旧 我,是秋日的海棠花 带着眼泪唱出 内疚和悔恨 只因岁月发黄的书本 不是所有美丽情感 都在语文书上 不是所有人生大事 都发生在历史书上 我眼眶一红 就像那海 推开那窗 落叶永远走在与众不同 的路上 花永远开在不经意 的刹那 于我,是秋日的海棠花 在陌生的路口 轻轻 轻轻说着 海棠依旧 海棠依旧

“帘外寒挂澹月,向日秋千地。怀春情不断,犹带相思旧子”,“ 澹月”指秋月,梦窗用秋日窗外萧瑟,寒天挂澹月,花园中已无女子荡秋千的冷寂景物烘托秋日海棠的“玉容寂寞”。昔日芙蓉花,今日断根草。昔日春容满面的春海棠变成了今日愁容满目的秋海棠,如同韶华韵秀的少女变成人老珠黄的弃妇。这种寂寞叫做“抛弃”。自伤时背的是杨贵妃,也是梦窗自己。仿佛,自己身体内外都是陶制,青春年少时的釉彩已经退去,虽然仍坚硬且不会变形,但是一碰即碎,并且无可挽救。即使命已如此,梦窗还是抱有幻想的,最后一句“怀春不断”写秋海棠虽身处寒秋,但仍向往春天,一笔勾回,与开头的春海棠相呼应。“犹带相思旧子”言秋海棠虽不能结子,但梦窗仍希望它能结子。结尾既寓惆怅之情,又蕴含着希望。

图片 1

海棠不争春

海棠一直忘不了一个人。

他是偃国的七王爷,唤作雪霁,有一双好看的眼眸。

“我雪霁,偃国的七王爷,如今便对着你这一树海棠起誓:总有一天,我会自己掌握命运。”

海棠在昏睡中睁开眼,望见一个少年,素白的脸,有一双好看的凤眼。那日风和日丽,他站在一片花海中,眸色深深。

然而五年过去了,海棠却没有再见过他。

海棠是一株海棠花,它生长在偃国皇宫的御花园里,看见过许多人。佝偻行走的宫人,莲步轻移的美人,昂首阔步的王孙贵胄,或者乘着御辇的君王。他们或匆忙或闲散地经过御花园时,都不会注意到这株普普通通的海棠花,更别提跟它说话了。

海棠却没想到,这世上,会有第二个人跟它说话。那女子容色艳丽,穿着华贵耀目的衣裙,身姿绰约,当为尤物。她白皙的手指轻轻抚弄海棠,“想不到这御花园里,居然还有个花精。”

海棠很震惊。

图片 2这天晚上的月光很好,海棠清楚地看到那女子的笑容,妖冶至极。

“你知道花妖与花精的区别吗?”那女子转个身,手上便多了一壶酒。“你看我,便是花妖了,能动能笑,还能变出东西来。”她就着酒壶喝了一口酒,“而你,永远只能是一株花。”

海棠的声音轻细,“你这样威风,能不能也让我化作人形?”

那女子放声大笑,“你这花精,主意竟打到我头上了。”她眼光一转,又看过来,“海棠开后春谁主,日日催花雨。我看啊,我的凤栾殿还就真缺这样的绝色。”

|<<<<<1234567>>>>>|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吴文英,字君特,号梦窗,又号觉翁,浙江人士。他是一名颇为独特的江湖游士,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之间,与一位杭州女子有着一段浪漫的感情经历,他们情投意合,时光如蜜,被人们称为“十载西湖”之恋。他虽布衣终老,却又与平江知府、后来做了参知政事的吴潜相识、相知,成为知己,并长期充当一些权贵的门客与幕僚,非官又非隐。他虽曳裾侯门,但只为衣食生计,而不为仕途投机专营,始终保持着独立清高的人格。只是,到了晚年,美人已去,知己亦去,梦窗贫病困顿,难免产生一种幽怨无奈的情绪。他把自己的“自伤时背”之情尽显与秋海棠中,并让她铺洒一地荒凉的绚丽。

图片 3

或许,他想过,自己会是临安城中落第的秀才,因功名无望,却又身无盘缠,无力也无脸还乡,只得暂且在京城落脚。白天,委身街肆,舞文弄墨,为人题匾书画,以此糊口。抑或,顶着一竿麻布,摆摊拆字、相面卜卦为生。夜晚,则挂单古刹,权当香客。在虚应岁月、等待来年再取功名的日子里,他是否会清醒:什么才是自己此生最想要的颜色?

海棠花的美,艳丽却不庸俗,没有芙蓉花雍容富贵,却比芙蓉花多了一份清新雅致,风姿卓越,悄然独俏,甚是惹人爱怜……就连一向豪放豁达的苏东坡,看见海棠花也是"我见尤怜",特为此写下名句"当年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霏霏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诗句来,足以见,爱花情深,后来他离开四川也是念念不忘,不时来相问!

可怜者委身于骄傲者门下时,拙劣无比。你看,“香袅红霏,影高银烛,曾纵夜游浓醉。正锦温琼腻”。香雾袅袅,红影霏霏,烛火星灯下,春海棠如贵妃醉酒,不胜柔美。“香袅红霏”描绘海棠春日盛开的香、形、色,“霏”和“袅”写花形之美,袅娜多姿,簇生霏霏,如雪花飞扬。不过令人不解的是,人们都说海棠无香,张爱玲的“人生三恨 ”中便有“恨海棠无香”一说,可为什么梦窗赐予海棠一个“香”呢?可能海棠不尽无香,而是香在隐约之间,又不幸为其色所掩。所以,梦窗捕捉了这一丝游离的香气,让她回归到海棠的美色中。因为,他明白海棠的这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没了它,海棠便没了花魂,正如梦窗自己,那若隐若无的清高人格,便是支撑他生命的全部!

花开四季,犹以冬季,在寒风中傲然伫立,不惧风霜,不惧雨雪的海棠花让人更爱怜。

怀春不断,犹思旧子

特别这棵折断的枝丫,每每走过,看着她在寒风独自绽放的傲人风姿,就特别感慨,她顽强的生命力让我叹为观止,已经不单单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不惧严寒,而是折断后依然可以“活色生香”的生命姿态!

秋日海棠,以称“小春海棠”,因为江南十月,俗称“小春”。清代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这样比较春秋海棠:“秋海棠一种,较春花更媚。春花俏美人,秋海棠更俏美人;春花俏美人以嫁者,秋花俏美人之待年者;春花俏美人之绰约可爱者,秋花之俏美人纤弱可怜者。”这一春一秋的海棠,是两个迥然相异的花姿烂漫的美人,于梦窗,他更倾情于楚楚可怜的秋海棠。

“Look  the  flower,the  day  is  so  nice” 是我喜悦的表达。

美人命短,美花难持。春海棠走进了她的暮春时节。“被燕踏、暖雪惊翻庭砌。 马嘶人散后,秋风换、故园梦里”,这是春海棠在低吟着悲歌离去。“暖雪”代指海棠花。春日海棠被春燕蹴落,她美丽的花瓣也撕心裂肺地纷纷落到了庭院上的台阶上,最可恨的是曾经追捧者海棠花的赏花人,看到如今面目全非的她,也无情地悄然撤退,让春海棠独自“秋风换、故园梦里”了。梦窗应该是不舍得春海棠就这样提早谢幕的,但又无能为力,人走茶凉是这世上一贯的姿态。如果与那女子的“十载西湖”之恋是梦窗的春海棠时光,那么秋海棠则时刻飘摇在他失落的后半生。

但是一转身,发现乍寒还冷的季节里,楼台上的帖梗海棠花竟然欣欣然地张开了眼,星星点点的红,落在枝头,煞是好看,心也不觉欣欣然起来。

这是梦窗的一首咏物词,咏秋日海棠,以春日海棠的娇媚袅娜作衬托,突出秋日海棠在秋风冷雾中的玉容寂寞,从而将自己的伤时之叹融化在秋海棠的冷清摇曳中。

冬天的铁角海棠,含苞时点点深红,花开后颜色有些明艳艳的红,即便要谢了,也如少女脸上那抹羞涩的红晕,娇俏可人。

梦窗的这首《秋日海棠》立意幽远,风格秾丽,形象朦胧,语言秀美,令人过目不忘。仿佛一位美女,虽来历不明,但那种美是真真切切感受到的,而且被她震撼了。梦窗又将自己自伤时背的惆怅情绪与秋海棠的落寞之情直接结合,用“香袅红霏”、“ 浅薄朱唇”等富有强烈的色彩感、装饰性和象征性的语言表达出来,并采用化典的方法和“以形写神”的手法,一步步埋葬了秋海棠。

原来海棠品种颇多,什么垂丝海棠,木瓜海棠,贴梗海棠……家里的海棠,应该算是贴梗海棠了,又叫铁脚海棠。满院子的萧瑟都沾满了春天的喜悦,也浸润着淡淡的清香。

这就是梦窗,一身瘦骨,倦倚西风,吐半口血,在侍儿的搀扶下看秋海棠。明知秋海棠不可能结果,却还傻傻等着,傻傻幻想着,命都搭进了一半。

图片 4

“浅薄朱唇,娇羞艳色”也是化用《长恨歌》中“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一句,用如仙山化淡妆的杨太真来比拟秋之海棠,不再似春之海棠的“香袅红霏”的浓妆,而是略施粉黛的寂寞之妆,实在应“自伤时背”,梦窗在这里也暗喻了自己生不逢时之意。当春之海棠转身变为秋之海棠时,梦窗有如轻轻揭开了一匹绣着百鸟朝凤、花好月圆的巨幅软绸,而盖在底下的竟是辽阔的墓域,那份惊恐,就像花心的破碎,冰寒彻骨的痛。

这个冬天似乎不太冷,特别最近以来,总是日日暖阳高照,让心里总是明媚而温暖。

怀春不断,犹思旧子

夏天之后的海棠,赏果,时光让满树圆溜溜的小果子青黄青黄的,间或染上一抹红晕。天凉了,如小木瓜一般,一串一串地垂挂在枝桠间,煞是好看。

苏轼在扬州任太守时,曾赞“扬州芍药为天下之冠”,可见了海棠,他不由得变了主意:“只恐深夜花睡去,故烧红烛照红妆”,此词中的“影高银烛”便是化此典而来。对于苏轼抛弃芍药,秉烛夜游赏海棠,陆游也帮他论了证:“若使海棠根可移,扬州芍药应羞死”。可见苏轼从芍药移情别恋于海棠,是一个比海棠花更美的美丽的选择。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在《花未眠》中也极力赞美海棠,“凌晨四点,凝视海棠花,始终觉得它美极了。它盛放,含有一种哀伤的美。……如果说一朵花很美,我就要活下去。”从这,我知道海棠花的美是一种震撼的美,美到极致了,让人忘了坚贞,忘了生死,也忘了自我。莫非海棠的前世是罂粟,不然她怎会让人不顾一切地沉溺?

图片 5

怀春不断,犹思旧子

图片 6

20岁时,特别真诚地想成为一名文字工作者,于是一时兴起写下了这本文集《如此多情》。经历了几年的折腾和成长,现在来看,真是忍不住嘲笑自己当年的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和华而不实,却又不忍将其置于冰冷的硬盘里终不见天日,于此,鼓起勇气让沉寂多年的它们也出来晒晒太阳!

上得楼来,繁华已然不复以往,没有了春日的碧绿青翠,也没有了夏日的繁花似锦,刹那间,有种表面繁华落尽的萧瑟之感……不过,转念一想,继而释然。四季更替,乃是自然法则,美好或不美好的遇见皆是生命里最好的馈赠,不必伤春悲秋,一如刘禹锡说“自古言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何等豪迈。而苏东坡的“回首向来萧瑟处,一蓑烟雨任平生”又是何等的豁达,乐观。我相信,只要你心怀美好,感恩之心,我相信所有的境遇,所有的遇见在你心里便无不美好如初,你说呢?

自古花配美人,花喻美人。“曾纵夜游浓醉”,这是将醉态的贵妃比作睡未足的海棠,那慵懒散漫的神情,那温存优雅的柔情,真的是将海棠和贵妃糅杂在一起了。“正锦温琼腻”一句,化用周邦彦《少年游》中“锦幄初温,兽香不断”一句,继续以贵妃醉酒之睡态来比拟海棠花之柔美。

海棠花开了之后,叶子才慢慢开始了生长,嫩嫩的叶子,背面是红色,正面是绿色,叶尖儿尖尖地躲在花的背后,没有完整成长,一片叶,就那么探个头,一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儿之态,露珠却凝集在她的头顶上,像极了明眸的神韵,默默无语,却是神来之笔。

香袅红霏,影高银烛,曾纵夜游浓醉。正锦温琼腻。被燕踏、暖雪惊翻庭砌。 马嘶人散后,秋风换、故园梦里。吴霜融晓,陡觉暗想偷春花意。
还似。海雾冷仙山,唤觉环儿半睡。浅薄朱唇,娇羞艳色, 自伤时背。 帘外寒澹月,向日秋千地。怀春情不断,犹带相思旧子。(《丁香结·夷则商·秋日海棠》)

冬来了,春还会远吗?你是否在海棠花香里闻见了春天的味道?

但是,他生如春海棠之绚烂,死如秋海棠之静美。这已足以。

花开,月正圆,世界如此安好。

怀春不断,犹思旧子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特别喜欢海棠花,只要在海棠花开的日子,我都会随时对着海棠花拍个够,从来不觉得腻味,心里总是充满了欢喜。看着在寒风独自绽放的海棠,便总是想起那句“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诗句来,虽然她没有梅花这样的“美誉”,却同样有着梅花不惧严寒的风骨,在《红楼梦》中,宝钗眼里,她是胭脂洗出来的,而在黛玉眼里,海棠是“借了梅花一缕魂”,也算给了海棠花一世清名。

“吴霜融晓,陡觉暗想偷春花意”,由春日海棠到秋日海棠。“吴霜融晓”化用周邦彦《迎春乐》中“鬓点无霜惊早”一句,惊诧于秋之早来,陡然间春日海棠在时光暗移中就变成了秋日海棠。即使,春日凋零的海棠还试图对彩蝶努力做最后一次的诱惑,梦窗却提早踏进了他生命中的秋天。春之海棠,淡香、簇形、绯红,也只是秋之海棠短暂的序曲。

还好,这只是想象,没有渗透到他的红尘之中。梦醒后的他仍心有余悸,轻轻一叹:“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位布衣词人,便是吴文英。

昔日,美如未睡足的春海棠的杨贵妃如今也怀人不至,独自流泣,落泪生花了,那花还是和她一样美的海棠,是美人迟暮的秋之海棠,一朵朵“断肠花”。“ 还似。海雾冷仙山,唤觉环儿半睡”,此句化用了白居易《长恨歌》中“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和“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等句,将秋之海棠以《长恨歌》中临邛道士寻访杨太真所见的形象比拟之,冷雾、冷山、冷宫、冷人。也是在凄冷的意境中,秋海棠静悄悄地开放,那时的海棠,花已向晚,也飘落了灿烂,在凋谢的世道上,也自知自己将命运不堪,花落断肠。

我知道,梦窗,时运不齐,命运多舛。

相传,秋海棠当初并不是花,是因为女子怀人不至,涕泣洒地,遂生此花,所以秋海棠又名为“断肠花”。又说,秋海棠天性喜欢独处,它开花的地方,是其他花所遗弃的地方,较之春海棠“自是花中第一流”的争宠劲儿,秋海棠实在是楚楚可怜。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娱乐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海棠依旧,海棠花开

关键词:

上一篇:别让那副眼睛消失,孤独在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