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手机娱乐-乐白家

长河落日圆,千帆过尽

作者: 情感  发布:2019-08-16

那是多么绚烂的景色啊,精致的云,剔透的风,明媚的光,起伏的沙丘,连被吹起的黄沙,都跌宕着肆意的美丽,那一望无际的荒芜,俨然成了沙的陪衬,美得一塌糊涂。

别问我脚下的路会不会有人再走一遍,因为风沙过后,没有痕迹。

中国沙漠库布其,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境内,南北纵横50公里,东西绵延五百多公里,是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的蒙语意思为“弓上的弦”,弓指的是弯弯曲曲缠绕着内蒙古高原的黄河,弦指的就是绵长的库布其。在五一各个景点人挤人车堵车的时候,我们背上沉重的登山包前往茫茫大漠中的库布其开始为期两天半的沙漠穿越之旅。

漫天黄沙中,我就站在那贫瘠的脊梁上。头披着白色的纱巾,身着彩衣,迎着风沙凝望沙与天相接的方向,我在等你,等你在太阳埋入黄沙的那一刻,骑着骆驼,归来···

长 河 落 日 圆

图片 1

时近半夜抵达内蒙古的第二大城市——包头,前往酒店的路上看到的是与江南水乡完全不同的北方城市的大气。路面很宽,双向四车道并行;路质很好,整条路上没有一处坑坑洼洼;随处可见巍峨耸立的气派建筑,人民健身广场也有近十米高的雕塑护卫。难以想象这样的城市竟屹立在沙漠当中。

大漠就是这样的无情,吹乱了头发,吹散了思念,大漠就是这样的贪婪,吞没了远去的你,吞没了等你的心。

作者:独客·寻诗==编辑:细雨

别问我脚下的路会不会有人再走一遍,因为风沙过后,没有痕迹;----城隅候

库布其沙漠是徒步爱好者的天堂,也是全国十大景点徒步线路中唯一的沙漠线路,前往集合点的路上,车子穿过了著名的沿黄公路,脚下就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正值枯水季节,白鹭零零星星地飞翔在湿地中间,黄河母亲也不似丰水季时的火爆脾气,河水在其中缓慢的流动,滋润了沙漠边缘的湿地,绿草和黄沙,看似矛盾却又因为黄河而和平的生存在一起。

我矗立在黄沙中,久久不愿离去。又是一阵荒凉的风沙吹过,泪也跟着坠落了。被泪水洗礼后的眼眸,仿佛越发清晰的看到了你。远远的向着我招手,微笑,呼唤,我蹒跚追去,双脚跌入沙里,仿佛一道沉重的枷锁困住了我的双脚,任我拼命的挣扎,也无法摆脱沙的束缚。再抬眼之时,你却消失不见了。这,或许是世界上最最美丽的海市蜃楼吧。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
——王维《使至塞上》

黄昏的沙漠,滚滚黄沙还充斥着火辣的温存。一个背影若隐若现在尘沙之中,一阵微风拂过沙丘,由远及近,慢慢变得铺天盖地,打断她前行的脚步。星星那么清晰的洒在空中,炎热退去便突然刺骨的寒风夹杂着沙尘袭来。白天那肆虐的风沙走不完这条邪恶之路,月光划过那一道道沙丘,黄沙掩埋那一堆堆驼骆尸骨……月光的惨白,加上那惨白的尸骨,正在向我们诉说着一曲干涸的悲歌,而她的脚步还没有停,因为前面有一种信仰等候她!

当我穿着笨重的高帮登山鞋,全套登山装备站在沙漠面前时,才能窥视到一点库布其的美貌。黄沙掩映在路边的绿草丛中,不远处的官方景点游人如织,而我们摸金小分队停下之处人影寥寥,接下来的两天能依靠的只有有经验的领队以及自身的意志力。晦暗的天气,连绵望不到尽头的沙漠都让我们感觉到了沙漠的威严,可是一踏上沙漠的土地,与曾经预计的那种沙地质感完全不同,沙漠的土地是如此柔软,双脚顿时像踩在棉花糖上一般。戴上了沙套的双脚每一步虽然深陷沙土之中,却立马能够拔出双脚继续前行,这样的体会是人生首次。

一切都像茫茫大漠一样,漫无边际。一切就像我等待你的出现一样,遥不可及。多少次,我把自己置身于心底的大漠里,闭上眼,假装你就和我并肩,迎着风、迎着沙,每当这时,眼泪就流了下来。闭上眼睛,一片苍茫。睁开眼睛,一场绝望。只是周旋在想念与幻想之间,只是周旋在睁眼与闭眼之时。你还记得,哪一个才是你爱的我吗?我却忘了,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展开历史的长卷,让缤纷的思绪星河若灿。铁血胄衣,烽火狼烟,一种悲壮来自生命的奔腾,一路浩荡地向着大漠黄沙奔去,在长河落日和孤烟破天的黄昏中,把生命演绎得愈发悲壮而决裂,彰显出旷世苍茫的雄浑气魄。
历史在从容地向前走着。自古以来的诗文里,文人墨客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描绘出你的辽远浩瀚,雄浑和悲壮。以至于我们感受你风沙血色的同时,只能用单调的想象来追寻你仰天长啸、醉卧狂沙,烽火楼台的过去,抚摸你威武不屈的铮铮铁骨,聆听你曾经无奈的叹息和绝望的呐喊……
大漠,边关冷月;长河,瀚海狂涛。万千风雨的历史轮回中,凝聚了多少仁人志士,多少英雄将卒的血脉豪情,才拼搏出这万里河山的一轮红日,这千古共赏的血色黄昏?
站在历史的枝头遥望,长河落日里那或幽美凄楚或悲壮豪迈的段段传说,有多少有了开局却没有结尾?此刻,极目远天灿烂若锦,目光深处是沸腾的思绪在飞翔,仿佛听见了雄浑的战鼓穿透时空而来,惊醒了落日的余晖。脚下的长河,也不甘寂寞,迎着漠漠风沙在沧桑的岁月中欢歌。

她就是是三毛。对于三毛的了解才是最近的事,体会其中的也只是很少一部分。“裸婚”也许不是现在才有的话题,这样的事情自古都有,从没有停过,三毛也不例外。

图片 2

上苍赋予了大漠多少神秘的色彩,让人充满着向往与遐想,这正是都市人们所缺乏的贫瘠与苍凉吧,

这是一条怎样神奇的河流?九曲弯弯,横亘千里,仿佛像镶嵌在黄色大漠中的一条银色玉带,在黄沙血色中蜿蜓前行。河归大海,唯独她却流向了沙漠腹地,灌溉了风沙中的西域。
是的,西域那曾经三十六国的繁华,那曾经狂嘶的烈马,腾燃的狼烟,飞旋的胡舞,激奋的羯鼓,肃穆的佛子,缓行的商队,以及那连绵万里直达长安的座座烽台……都已被那浩茫茫的大漠长河洗礼得苍凉斑驳。仅仅千年,只剩下残破的驿道,荒凉的古城,七八匹孤零零的骆驼,三五杯血红的酒,两三曲英雄逐霸的故事,一支飘忽在天边如泣如诉的羌笛。只有,这亘古不曾停流过的长河与长河两岸的胡杨,那胡杨一树簇簇金黄的叶,倚在黄沙与红日间,一幅醉人心魄的画,令人震撼无声。
长河从时光的深处走来,她婀娜生姿,她纤指生风,她流水行云。她把九曲弯成了呢喃,诉说着大漠的沧桑和深邃,落日的苍茫和沉醉。她是百折千回的遗风,吹散了西域红尘中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和驳驳斑斑的时光?

再读三毛的书,越来越对这位东方女子的人生产生兴趣,对这位前辈的尊敬油然而生。在三毛的世界里自由自在才是生命的主宰,一位东方女子骨子里却透漏出对撒哈拉沙漠的眷恋,同样对待爱情却单纯得可以看清眸子里清澈的世界。三毛是一个怎样的人 , 也许仅仅从她的一些文章上面理解她还不够全面,但这些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从把原名陈懋平改为陈平,又从她的笔名“三毛”就最能说明问题,简简单单,干脆利落。“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 不知她的这句话中的“痛快”是否可以理解为“痛苦并快乐着”。她追寻风的足迹,探索沙的奥秘,她的眼里沙漠是那么的单纯,刚正不阿,喜怒哀乐露于颜表,超出一切世俗的羁绊。

沙漠与沙滩的沙土都是细若面粉,但是沙滩上很少能有这样累积的如此深厚的沙山,行走在其间似乎回到了在充气垫子上蹦蹦跳跳的年少。刚开始放不下面子,只能一鼓作气往沙山上冲,随着体力消耗逐渐加大,只要大喘口气,细细碎碎的扬沙就会充满口腔。也顾不上姿态的优雅,每当遇到小土坡就手脚并用往上爬。没成想这样反倒速度快极了,甚至比他们拿着登山杖的登顶速度都快。小分队的伙伴们也逐渐熟络起来,走过他们身边时还被表扬到:“女汉子不一般。”

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能摆脱世俗的眼光,不能逃离现实的社会,否则,我将独自一人背着行囊,去流浪……

文学风欢迎您

众风萧萧裹沙石,浪尘滚滚蹙眉迟。

图片 3

我仿若身临其境般,站在高岗上,张开双臂迎着和煦的风,光着脚丫奔跑过青草地,小心翼翼的追寻着野兔的小脚印,企图找到他的巢穴,俯下身子细细的聆听着千年不变得咸水渠的水声,这是春天来临的幻想。而这一切,足够让我忘记我是谁,即便我已经很久都不记得我是谁……

沙漠中里生活总在与风沙作伴!前世三万零三夜的对持,换来今生风与沙不离不弃的的爱情,沙还来不及紧闭双眼,却被风的热情刺痛神经。沙在红尘中偷偷看了风一眼,只一眼,一眼一万年。从此有了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柔情,也演绎了沙漠的冷酷与豪情!

图片 4

柔软的细沙带着夕阳的余温,又一次淹没了我的脚踝,每一粒沙都透过肌肤舔舐着我、慢慢的沙路啊!那不就是你曾经踏足过得痕迹?身上残留的温度啊!还呼吸着你留下的记忆。在那极目的世界里,仅有沙沙的苇叶为我奏鸣,可我,可我如何也唱不出心底那些等你的情……

在三毛的眼睛里,婚姻是爱情的延续。还记得“裸婚时代”里刘易阳向童佳倩求婚时的那段台词“我求你嫁给我吧,虽说我没车,没钱,没房,没钻戒,但是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等你老了,我依然背着你,我给你当拐杖;等你没牙了,我就嚼碎了再喂给你吃......”。而三毛的婚姻,那又是怎样养的裸婚呢?先生是外国人,结婚的地点是撒哈拉沙漠。一位东方女子选择了沙漠那片不毛之地,黄沙漫天,酷热难耐,放眼望去的只有蔓延的沙丘和沙尘诉说的缠绵!漫漫的黄沙永远既热情又无情的抚摸她那渺小的身躯,在沙漠这个无边无际的世界里,她和荷西两个渺小的身影已经被完全忽略。面对干渴他们无能为力,只有两个人蜷缩在租来的破旧且没有屋顶的屋子里看星星。敬佩三毛的刚强,忘却物质上的渴求却追随着精神上的享受。在她的眼里,那沙漠竟是一片沙海,波涛汹涌,气势磅礴。她把一切艰苦的物像都能想像得那么富有情调,那么神奇,那么有意义。而这一切都源于她对生命不懈的追求。

沙尘暴的天气下,天空始终灰蒙蒙的一片,刚开始还可以保持无比的好奇心观察沙漠中的花草动物。沙土中随处可见荆棘类植物,他们看似已经枯黄败亡,实际上根系直扎沙漠深处,不断地吸取不多的水分保持生命。偶尔还能见到翠绿欲滴的草本类植物,很难想象他们需要多么大的努力才能在这样漫天黄沙的土壤中寻找到自己的水源保持绿色的盛放。随着行程逐渐深入沙漠内部,绿色的植被慢慢消失不见,但是有种硬壳类爬虫数量有增无减,风沙四起时他们就在下坡上挖出一个小坑,防止自己被风沙吹走。待风渐渐平息,又复出爬行寻找食物。沙漠中植物动物的生活都是艰难的,尽管如此他们还在一代代不停的找寻生存下去的方法,动物尚且如此应运而生,人又如何?

风沙,来的更大一些吧。吹拂了衣衫,吹走的纱巾,随着风沙漫天起舞,我仰望白色纱巾飞舞的方向,那不就是我遥望的北方?那不就是我等你的方向。

当他们忍受着炎热,踩着火辣辣的黄沙走几十里的沙路去登记领证的时候,三毛觉得整个沙漠美丽极了。而我却不知那时的美它美在何处。那阵阵的驼铃,那嚎叫着的风沙见证了他们火热的爱情,即使住在沙漠租来的那简陋的小房子里,即使没有婚纱,没有戒指,没有海枯石烂的誓言,没有家具没有亲人朋友在场的祝福,但那一刻,三毛是幸福的!

图片 5

久违的笑颜,挂上了脸颊。风儿也懂了我的心思,沙儿也明了我的意图。

没有人懂为了爱情,三毛对沙漠的执着。在与沙漠的对抗中,有过汗水,也有过泪水,她用女子的柔情去浇灌一片不毛之地。她陶醉在自己的的艰辛之中,而这正是我们常人所不能感受的。沙漠那广袤的胸怀包容了三毛率直的个性,她没有逃避命运里一切的荆棘之旅,她坦承面对生命,无怨无悔!

图片 6

一切的美好,承载着无尽的忧伤。一切的幻想,追逐着幻灭的迷惘……

在三毛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把灵魂交给她所居住的城市,三毛说她对于撒哈拉沙漠有一种不能解释的属于前世回忆里的乡愁。也许真的到了沙漠才能了解沙漠的豪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沙漠再那么雄壮,但那也是建立在那慢慢的荒凉之上。三毛说她愿意嫁给一个为了爱情而去沙漠里受苦的人,愿意跟他天涯海角一辈子流浪下去。没有风雨怎么见彩虹,而在三毛的世界里那风雨却来得那么猛烈,那么措手不及。三毛的美丽在于她能把平淡如水的生活也变得奇妙美丽富有诗意。“我做任何事都是用生命去做”,而又有多少事我们常人没有用生命去做。一个用生命去爱的三毛才是我们敬佩的三毛,她的爱那么真诚,那么不加修饰!“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乐观的她这样解释撒哈拉,撒哈拉在她眼中竟是思念之沙!

深入沙漠内部的时候,沙尘暴愈加厉害,黄沙弥漫在空气之中,连正常的呼吸都变成了奢求,伙伴们都带好防护头巾一言不发的紧跟向导,偏偏好耍幺蛾子的我们不甘寂寞,发明出了滚沙游戏。方法就是双手过头顺着沙坡从上往下随着地心引力往下滚,反正这时候浑身上下都是沙土,多一点再也不怕,我也从刚开始拘谨爬沙坡的淑女变身成只要有坡就用滚的沙漠土匪。刚从沙坡往下,速度还不快,偶有细沙顺着风向吹入脖子里,随着重力加速度的增加,下行速度越来越快,整个人甚至都快要飞了起来,头也晕了眼也斜了,胃里也有点翻腾起来。到了坡底,人霎时完全没有意识,就像是原地旋转了一百圈一样找不到北,只能趴着喘着粗气等着脑袋适应平衡才能慢慢站起。虽然有点危险,也是因为此才让冒着沙尘前进的队友们感受到了刺激的快乐。

多久,我变成了守望的沙雕。多久,我与茫茫大漠融为一体,只为等你……


五一的景点想来是什么样的?摩肩接踵,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在内蒙古的沙漠深处,茫茫的沙漠美景只有我们摸金小分队一行独享,这种把沙漠承包的快乐是难以言喻的。苍茫云海间,天地一沙鸥,回看当时拍的照片,目之所及渺无人影,整个取景框里有的只有渺小的自己。

一切都是因为你

繁华落尽无锈枝,大漠有情璀璨玉。颦泪忘却身为客,顾眸长啸情最痴。沙还在肆虐,慢慢淹没疾驰而过的鹰鸣,也许千年过后,曾经的繁华也会散尽,而那种顽强还在沙丘流淌.....*.*

图片 7

2013年9月11日星期三13:47

没有实实在在的裸婚,只有真真切切的爱情!

图片 8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世界何其大,沙漠何其广,人类何其小。于整个世界而言,我们个人比沙漠中的小甲壳动物还渺小,但是现在沙漠逐渐扩大确是人类造成的。身处沙漠腹地,想起了很多美国好莱坞灾难片的设定,世界有一天被人类糟蹋的寸草不生,所见之处只有黄沙满地,人类开始为了所剩无几的资源自相残杀。站在沙土上,幻想着要是有一天全世界都变成沙漠,那么我们哪里还有心思在沙漠中玩滚沙游戏,整个沙土的世界只能是人间地狱。库布其沙漠是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每年肆虐京城的沙尘暴多半来自于这里,万幸的是现在治理库布其的行动正在开展当中,我们行进其间也看到了很多治沙的成果,不仅是中国人在行动,被沙尘暴影响的韩国和日本也派了不少专家学者到了这里治沙,成果斐然。领队告诉我们,有一个侵华老兵在他六十岁时来到库布其沙漠,用三十万人民币买下了几百公顷的沙漠,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对其进行治理。经过了三十年的光阴,他把寸草不生的沙漠变成了绿洲,现在这块地估价三亿人民币。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沙漠游虽然有趣,但我

更希望看到的是成片沙漠变绿洲。

第一天十公里的适应性穿沙行动在沙尘暴的肆虐下艰难成功,在宿营地和摸金小分队的伙伴们一起动手开始搭建晚上露营的帐篷。曾经多次宿营的经验在这时派上了用场,沙漠里扬沙的厉害,眼耳口鼻里不一会儿就都是细沙弥漫。在这样的天气里必须保证帐篷的封闭性。风还在吹着宿营地,搭建的速度和牢固性是关键,在沙漠当中失温可能导致丧命,可是不能掉以轻心。小分队成员们将帐篷围成一个圈,帐篷背后就是一个小土坡,这样能有效减少狂风对帐篷的影响。做好搭建工作以后我们一行人用简单的食材做出了美味的料理,简单的食物在沙漠中显得愈加珍贵。

直至十点多,一天的疲惫让眼皮不停往下掉,离开温暖的储物房回到沙漠中的帐篷里,身体的余热在钻入睡袋时还保留了一部分,听着风沙吹在帐篷上的哗啦啦声音进入了梦境。凌晨三点多钟,刺骨的寒冷将我冻醒,双手双脚冰凉,呵气成霜,这时候正是沙漠中最为严寒的时刻,无论我如何搓手呵气都还是感觉到那种冻彻心扉的寒意难以摆脱,双手环抱着双脚变成一个球状,心中想着在夏天的沙滩躺在太阳下的惬意,这样的心理疗法竟然还起了一点效果,颤抖着把带来的暖宝宝全贴上,不多一会儿被窝里就有热气弥漫开来,在这样的环境下真的感慨人类的适应性,明明都危在旦夕了,在被拯救以后还能有种劫后余生的狂喜。

前一天的沙尘暴天气总算是带来了一件好事,天气晴了。黄沙、蓝天、朵朵白云组成了一幅难以描绘的美景。辛弃疾诗歌中的那股豪放劲儿就是在沙漠中炼成,而偏局江南的柳永只能写出歌柳词。脚沙漠曾经居住的是将士们用血肉之躯抵抗的塞外胡虏,把栏杆拍遍也收不回的疆土现在已经划归版图。还是那片天空,还是那片沙漠,而这片土地上已经嗅不到过去的那些鲜血,和平的生活是用多少人的生命换来的。这种苍茫的天涯总是能激起心中那股豪迈和悲怆。难怪李白总是喜欢到塞外,只有这里能够将胸中一片豪情尽情挥洒;只有这里能够将壮志难酬的哀伤尽情抒怀。

塞外,曾经是悲凉的代名词,中华民族的世世代代都在和他们斗争,现在的我们可以安心的享受繁华盛世,在曾经的战场上徒步穿越。多遥远,多纠结,多少年都无法描写。完成十五公里的穿越,眼前展现的是一片兴兴向荣的绿洲,黄花绿树遍地,牛羊成群奔跑。正是看了一天的黄沙才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晚餐吃着正宗的科尔沁烤羊腿,那鲜嫩多汁的羊肉在炭火上滋啦作响,羊油滴在火焰上闪耀出火光,每一刀切下都是滋味十足、不腥不膻的大漠羊肉。这样贫瘠和富足、荒芜和富庶看似矛盾却又和谐的在这片土地上共融。库布其这片不毛之地下面还暗藏着丰富的物产资源。羊眉吐气四个字不仅仅代表着一种气魄更是内蒙的宝藏。希望这片土地更加兴兴向荣,沙漠不再是荒凉和颓败的标志,更是人与自然更加和谐相处的典范。穿越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成功!

图片 9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娱乐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长河落日圆,千帆过尽

关键词:

上一篇:憨娃家的敏妹子,今夜我在风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