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手机娱乐-乐白家

莫北的小狗,今朝小说大赛

作者: 情感  发布:2019-08-16

京巴已经整三岁了,为了庆祝她的生日,妻足足花了两天时间,特意为她精心编织了一件花式毛线衣。京巴穿上毛线衣,爱不释身,再也舍不得脱下。

田婆婆已是年过7旬的老人了,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一个院子中堆满废品的旧房子里。
  那些破纸盒、旧报纸、易拉罐、矿泉水瓶等物都是田婆婆每天走街串巷、在各个垃圾堆和垃圾桶里捡回来的,然后再卖给废品收购者——这就是没有退休金的田婆婆唯一的经济收入。
  
  田婆婆曾经也有过幸福的生活。她有个知疼知热的老伴儿,一双孝顺的儿女和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孙子。但,这一切却都在短短的三年之内就全部残酷地消失不见了!
  先是老伴儿因病去世。田婆婆的老伴死的时候,正赶上他们的女儿被相恋8年之久的男友无情抛弃,父亲过世的哀伤加上狠心男友的雪上加霜,让田婆婆的女儿精神一下子崩溃了。有一天趁田婆婆不备,她将院子里一瓶放置了许久、曾经用来给自家小菜园子除虫的“乐果”悄悄拿进了自己的屋里,然后等到晚上对面另一个屋子里的母亲睡着后,她将那多半瓶的“乐果”喝了个一滴未剩,随即躺到床上……第二天早上,田婆婆见女儿没有起床进屋去叫时,这才发现女儿面部狰狞且口吐白沫,尸体早就僵硬了。
  就这样,田婆婆老伴死后才一个多月,家里又忙起了女儿的后事。
  田婆婆的儿子在省内的另一座城市里发展事业,家也安在那边,生活条件富裕。田婆婆的儿子是个大孝子,之前不管工作多忙,每个月至少也要带上妻儿和一些财物回老家两趟跟二老和妹妹团圆。
  看着家里发生这样的悲剧,田婆婆的儿子很是难过,他知道现在只剩下母亲这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更要加倍珍惜和好好孝顺。火化安葬完妹妹,田婆婆的儿子不忍心让母亲一个人待在这个充满悲伤的房子里,就将母亲接到了自己那边。从此田婆婆就跟儿子儿媳小孙子生活在了一起,住在一百多平方米又宽敞又明亮三居室的楼房里。
  住在儿子家中的那二年多里,田婆婆过的很舒坦。儿子对她好自不必说,儿媳虽然不及自己女儿那般亲近,但也对她这个婆婆算是贴心,给婆婆买吃穿,有时间陪她聊聊天。田婆婆每天的内容就是做个饭,打扫个家庭卫生,接送三岁多的孙子上幼儿园,照看孙子。虽然身份有点像保姆,但哪家老人不是这样过的?这又何尝不是老年人司空见惯的一种幸福?所以田婆婆心里很满足了!
  生活就像是一潭湖水,灾难就像湖边那手握石子的调皮小孩,一旦湖水趋于平静的时候,孩童就要再向湖中抛掷一粒石子,让湖面再次升起新一波的涟漪。
  田婆婆安逸恬静的日子只维系短暂的两年多点,灾难便又次降临——田婆婆的儿子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在三年的时间里,田婆婆先后接连失去老伴和一双儿女,让她饱受人世间的沧桑和摧残。儿子死后,田婆婆的儿媳对她不再如以往那般和善了,甚至怕田婆婆分割儿子的遗产,而将所有的家庭财产全部转移到了自己的名下。田婆婆真正品尝到了什么是“人走茶凉”的滋味。
  一天田婆婆将自己一些简单的衣物收拾好,给儿媳妇留下一张字条,一个人坐车又回到老家的房子。
  刚回老家的时候,田婆婆经常触景生情,怀念这个家里曾经那其乐融融的欢乐岁月。而今想到自己最挚爱的三个亲人都去了阴间,只剩下自己孤孤零零地待在阳间,真的是好不凄冷。
  那段日子田婆婆也想到了死,决定去和老伴与一双儿女团圆。可就在轻生之念一直环绕于心的当口,一日,田婆婆看到院子里的一处土地上有个小小的坑,坑里积满了雨水,她亲眼看到有一条小毛毛虫不小心爬入了水坑,在水中拼命地做着垂死挣扎,最后它竟然奇迹般地从水里爬了上来。田婆婆一直盯着这条刚刚经历过生死劫难的小毛毛虫儿慢慢爬走后,田婆婆猛然醒悟般地反思道:一条小昆虫都不轻易放弃生命,作为人类更不应该自寻死路。田婆婆想反正人迟早都有一死,不如就让阎王来决定寿命的期限。
  田婆婆又想到自己的老伴和儿子的那就是阎王的召唤,这是不能抗拒的事。而女儿的死就很可惜,无病无灾就自己结束生路,甚至连她这个母亲也不要了,真实蠢人之举。
  田婆婆哀戚地仰天长叹:“女儿啊,你当初为什么自杀?真傻啊你!妈妈不会步你后尘,成为第二个傻瓜。人生短暂,人死才是永久的,死了就永远活不过来了。所以我不自杀了,我要好好再活几年,反正我都这么大岁岁了,不久老天爷就会接我去阴曹地府和你、你爸、你哥团圆的。”
  就这样,一只不起眼的小毛毛虫儿把正准备要轻生的田婆婆唤醒,决心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田婆婆从年轻到老年就从来没有工作过,也没缴纳什么社会保险。以前有老伴的工资和儿子的赡养,田婆婆的生活都是衣食无忧的。可是现在她失去了所有的依靠,才知道没钱根本生存不下去。
  但,天无绝人之路!田婆婆把自己家院子里的那块小菜地重新开垦,在夏季种上一些黄瓜、豆角、辣椒、茄子之类的蔬菜,这样就基本上不用买菜了。之后田婆婆闲暇的时候就背着一个麻袋,手提一个铁钩出去走街串巷地拾荒,到各个有垃圾的地方去翻捡那些能卖钱的废品,卖给收废品的人,便有了买米面、油的钱了。冬天就吃萝卜和大白菜,田婆婆就是这样一个人艰难地度了数年日月。
  田婆婆还养了一只杂种的小京巴犬,它也是田婆婆从垃圾堆那里领回家的。
乐白家手机娱乐,  那天,田婆婆来到一个垃圾堆的近前,就看见这只小京巴正在那里翻找着食物。它看见田婆婆靠近,就瞪大一对溜圆的黑眼珠盯着田婆婆吠叫着,田婆婆知道它是在警告不让她上前。于是田婆婆就站定不动了,她在等待小京巴的离开,因为她打老远就已经看见那垃圾堆上有一个纸盒箱子,她就是奔着这纸盒箱子来的。
  小京巴不是纯种的,因为它的四只爪子和尾巴尖上的毛是浅黄色的,嘴和鼻子也不是特别的往里凹,而稍微有些尖。但小狗的身形很小,四肢很短,两只圆耳朵耷拉在头的两侧,身上毛长长的,是白色的,只是实在太脏,有的地方的毛都打了结起了绺,一看就是好长时间没洗澡了。
  这时,田婆婆看到小京巴从垃圾堆叼出半块烂苹果,那苹果都已经发霉长了绿毛,小狗把烂苹果放到面前用小鼻子嗅来嗅去,不断伸出舌头在自己嘴的四外圈抿舔着。也许是看那苹果烂的太厉害了,所以它想吃又有点犹豫不决。它的样子让田婆婆觉得挺有趣的,就笑呵呵地对小京巴说:“小东西,那个不能吃,会中毒的。”
  小狗抬头看了田婆婆一眼,又非常在意地将目光收回到烂苹果上。田婆婆怕它真吃那烂苹果,就把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那里装的一个馒头和半根腌咸的黄瓜。因为田婆婆出来捡破烂不一定会走到什么地方,所以她总是带着吃的和水,走累了饿了时,就吃喝一几口,给自己补充点体力。
  田婆婆掰了一点馒头扔自己前方的地上,和善地叫着小狗:“哎,来,吃这个。”
  那小京巴见到地上的馒头,果然跑了过来,它盯着田婆婆看了会儿,见田婆婆笑咪咪地非常和善地示意它赶紧吃。小京巴就放松了警惕,马上低头把那小块馒头叼在嘴里一下子吞了下去。这下小狗彻底尝到了好处,它开始对着田婆婆摇头摆尾了起来,并目不转睛地死盯着她手里的塑料袋。田婆婆又掰了块馒头扔过去,小狗高兴地又一口吞入肚里,再扔一块,它还吞。看着小狗狼吞虎咽地吃着,田婆婆的心里有点酸楚,她蹲了下来一块一块地掰着手中的馒头喂小京巴,动情说道:“乖乖,你是不是饿疯了?你的主人怎么不给你喂饱呢?”田婆婆对小京巴说这话的时候,恰巧有个路人从此经过,他随口接上田婆婆的话茬儿:“这是只没人要的流浪狗,天天在这一带转悠,捡垃圾吃。”那人说完就扬长而去了。
  那人的话让田婆婆知道了小京巴为什么会这么饿和这么脏,于是她对小狗说:“乖乖,原来你跟我一样也是没人管没人要,只能靠捡破烂活命啊!”田婆婆摸摸小狗的头,小狗吐出舌头去舔田婆婆的手,好像在以这种方式和她握手。
  田婆婆站直身体去捡起那个纸盒箱子,在地上按憋,卷吧卷吧装进了背上的麻袋里。召唤小京巴:“走,跟我走,咱俩一起捡破烂,一起做个伴儿。”
  小京巴真听懂了田婆婆对它表达的意思,活蹦乱跳地跟在田婆婆的后头跑,跑几步遇到墙角和树根就停下来抬腿撒一点尿,它的这个动作使得田婆婆知晓了小京巴的性别。
  田婆婆就这么一路把小京巴引领回了家中,当晚还给它洗了个澡,并细致地将小狗身上那些打结的毛剪掉,然后一点点地把小京巴全身的长毛都梳理了一番。等小京巴完全干了以后,田婆婆发现小狗除了四只爪子和尾巴尖的毛色有点清淡的黄,剩下的所有地方都是雪白雪白的长毛,非常漂亮。
  自从把这只流浪的小京巴带回了家,田婆婆感觉到家里能喘气的不再是她一个了。田婆婆也有了说话的对象,闲下来时她总是愿意对小京巴念念叨叨,虽然小狗是不能与人对话的,但田婆婆对能有个倾听者也很满足了。以前田婆婆只能对着老伴和儿女的相片自言自语,说着说着就会悲从中来,满腹感伤。而有了小京巴以后,田婆婆对它念叨的时候,看着小狗因不能理会她表达的意思而瞪着一双圆圆的黑眼珠呆楞楞地瞅她,田婆婆总会被它逗得忍不住呵呵直乐。
  田婆婆不知道小京巴原先叫什么名,将它带回来后就用“乖乖”来称呼它,时间不长,小京巴就渐渐熟悉了这两个字,把它当成了自己的新名。只要田婆婆一唤“乖乖”,小京巴立刻就会作出应答的反应。
  小京巴有了田婆婆这个主人也是非常幸福的,它再也不用四处流浪和忍饥挨饿了。田婆婆待小京巴真是一个好啊,她自己从不舍得买肉吃,却用卖废品挣的钱给小狗买鸡肝来喂。田婆婆的炕边有一个木椅子,她捡来一块厚厚的海绵用旧布包裹着缝制了一个小垫子,放到木椅子上,小京巴每晚都跳到上面去睡觉。
  白天田婆婆捡废品也带着小京巴,她背着麻袋手提铁钩,步履蹒跚地走着,小京巴就欢蹦乱跳地一会跑在田婆婆的前头,一会又落在后面。有时小京巴会在某一处树根墙角站定不走,闻来闻去地不断抬起后腿撒尿,不经意间一抬眼望见田婆婆已经走出老远一段距离,马上便收起自己的丑态,撒开四肢玩命追赶上田婆婆。
  虽然拾荒,可田婆婆不邋遢,天性爱干净。她出门捡废品时有一套专门的破旧衣裳,回到家马上会脱下来换上一身干净衣裤。田婆婆每隔两三天就会给小京巴洗一次澡,使得小京巴的毛色总是那么洁白,清清爽爽的。邻居见了都说:“田老太太,这小狗被你侍弄的可真漂亮啊!”
  自打跟了田婆婆,小京巴再也不捡吃垃圾堆里的烂食物了,田婆婆总是让小京巴饿不着也渴不着的。出去拾荒时,田婆婆就会将一个旧布兜儿挂在手腕子上,那里装的是一个馒头或者花卷儿,一点咸菜,一块熟鸡肝,一瓶自来水。到了饭点赶不回家的时候,她和小狗就在外面解决餐饭。田婆婆吃馒头就咸菜,小京巴吃鸡肝。
  有一天,田婆婆又来到那个她捡小京巴的垃圾堆前,她用铁钩子在垃圾堆里翻来翻去,找可以卖钱的废品。这时小京巴两脚着地立起身子用前抓够着田婆婆挂在胳膊上的布兜儿,吐出舌头哈哈着,发出“呜呜”叫声。田婆婆晓会小狗是渴了要水,于是赶紧从兜子里取出水瓶,拧开盖把水倒一点在手心里,俯身喂它。小京巴摇头摆尾在田婆婆的手心中舔水喝。就在这个当下,第一次和田婆婆在这里搭话说小京巴是流浪狗的那个过路人又来了(因他就住在这儿附近),走到田婆婆近前时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小京巴,说:“咦,这不是那条流浪狗吗?怎么变得这么干净了?”田婆婆笑呵呵地说:“这狗被我收养了!”“哦这样啊!”那人道,“我说怎么好几天看不见它了呢,原来天天都在这一代晃悠。”那人连说了好几句“这狗被你养胖了,干净好看了。”
  可不嘛,现在小京巴和田婆婆可是一对相依为命、形影不离的伙伴啊!
  田婆婆的东院半年前新搬来一对姓赵的40多岁中年夫妻,他们有个女儿在外地念读。老赵媳妇没有工作,成天在家里呆着。
  不几天的时间,田婆婆就和这两口子混熟悉了,经常相互搭讪说话。
  老赵的媳妇叫郝素丽,这个人心挺善的,她对孤寡的田婆婆总是心存同情,有时就过来陪田婆婆说会话,还多次帮过田婆婆擦擦玻璃和洗洗被单什么的,田婆婆感觉到素丽就好像是老天爷又恩赐给她的一个好女儿,田婆婆无以回报,就总是在自己种植的小菜园里挑摘一些长得最好的茄子豆角之类的新鲜蔬菜送给素丽夫妇做着吃。
  老赵家的院里养了一条警犬,据说已经有15岁了,胡子和眼眉都变白了,整天懒洋洋地趴窝在窗跟底下。不过,这条狗的来历可是与众不同呢!
  老赵是个老公安警察,那条警犬就是他们警队的。这只警犬在十多年的时间里跟随老赵和同事们一起破获了不计其数的案子,可以说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后来警犬老了,嗅觉的灵敏度渐渐退化,也跑不动了,所以就成为了警局里准备淘汰的对象。老赵跟这狗有感情,所以就跟局里进行了请示,于两年前把它牵回自家,一直养到了现在。
  警犬名叫“大黑”。
  大黑可能是由于老了的缘故,而今的它一点都不霸气十足了,很是温顺。田婆婆的小京巴经常会跑到老赵那院找大黑玩,大黑也很喜欢小京巴,总是和小京巴在院子追逗玩耍的好不愉快。

乐白家手机娱乐 1

莫北有一只小狗,从他记事起一直陪伴着他。但他却从不怎么喜欢小动物。

京巴刚来我们家的时候,才两个多月大,那样子,至今我还记忆犹新:个头小小的,毛色雪白雪白,腿短得让人不容易见着,两只骨碌碌的眼睛在毛色的映衬下显得尤其的黑亮,粉红色的小舌头不时地伸出来舔一舔自己身上的毛,有时,舔着舔着就像一个绒球滚到一边去了,惹得儿子前俯后仰地笑,捧着肚子直喊痛。

我知道自己是喜欢狗狗的,儿时的自己养过几条狗,由于各种原因那些狗狗已经成为记忆中的图片,等我有了妻,有了儿女,琐事缠身,已经把自己归为无资格养狗的一类人。

一天早晨,莫北在被窝里想好乘大人不在,偷偷去游乐场玩,这样,路过那个甜点店可以买一个尝尝(何况大人不在,也从没吃过),哈哈,听说那儿还新开了一家叫做游戏宝典的魔法屋,南柯、莉莉他们还介绍里面有世界上最好吃的馅饼魔力饼免费品尝哦!

起初,我们一家人都担心京巴难养活。因为京巴实在太弱小了点儿,又加上正逢寒冬。安顿好京巴刻不容缓。妻忙不迭地从超市买回奶瓶奶粉,我则火急火燎地找来个不大不小的纸箱,然后垫上厚厚的软软的海绵供京巴取暖睡觉。从京巴进我们家门第一天起,就苦了工作本就繁忙的妻和我。白天,儿子和妈妈轮流照顾京巴。到了半夜,京巴饿了就像婴儿一样地吵闹,我一刻也不敢怠慢,立即起床用奶瓶冲泡好奶粉喂京巴,京巴吃饱喝足接着呼呼大睡。这样的坚持,我们足足持续了一月有余。

儿子和女儿都很善良,在他们看来,拥有一只狗狗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于是,他们在暗中策划拥有一只小狗,经过百般探讨,已经将狗狗的品种限定为泰迪,毛色是拒绝了黑色灰色,在他们的计划里,仿佛这只狗狗会随时入驻我们家。 我没有儿子和女儿想得那么肤浅,我知道养一只狗,必须按家庭成员的待遇来,我不是宠物至上者,但我的信条是如果养就要把这只狗狗当做家庭成员来对待,而相应的喂养、呵护、卫生和打理等都是个很繁琐的工作,并且我担心影响孩子的学习,待我苦口婆心的做通孩子的工作,承诺他们如果以后有条件我一定满足他们的愿望,虽然他俩不情愿,眼睛里全是黯淡,但总算做通了工作,我松了一口气,但这只叫王子的泰迪却不约而至。 有好事者把一只棕色的不满月的泰迪送到我们家,据说来历很奇葩,我不关心这只狗狗的来历,这只小泰迪颤颤微微的步履,一下子把我精心做的工作全部抹杀,儿子和女儿欢呼着迎接这个新成员,眼睛里重新布满欢快的光芒,我只有苦笑一下,迅速的接受了它。 小泰迪身上有一点的伤痕,不知道是同伴的厮打所致还是其它原因,眼睛也还不明亮,走得很不稳当,大概比我的手掌稍大一点,什么都没准备,我只有先找一个大一点鞋盒子,铺上毛巾,然后就要打算为迎接这个新成员做全部的准备了,我制止了儿子和女儿同小狗的亲密接触,狗狗太小,还不适合同人类的亲密接触,它需要适应这个新家。 在宠物店,狗狗奶粉,奶瓶,狗粮,狗笼,诱导剂除臭剂等,能想到的都买了,当看到小泰迪颤颤微微但轻松的进入到吃泡的幼犬狗粮的角色,我才放心了,这只小泰迪算是正式在我们家安家了。 有关泰迪名字的话题在儿子和女儿之间激烈的展开,旺旺、拉凯、旺财等老套的名字一再否定又一再提起,看他俩的起名太没创意,我一语定音:就叫王子好了,我们养的狗也是贵族,以后只有公主能配得上它,权威也好,不服也好,在没有超过这个名字的创意被一一否定后,王子这个名字就冠在了这只泰迪的身上。 于是,王子在我们的关注下慢慢的成长,毛色开始变亮,眼睛也越来越有神,对王子的称号坦然受之了,我慢慢的训练王子去卫生间大小便,防疫及除菌除虫等措施也按要求进行,其实养狗是个技术活并且是个耐心活,但我的宗旨是一旦做什么事,就要做好,日子就在平淡中溜走。 其实在儿时的记忆里,我是很喜欢狗狗的,在小时家住农村的时候家里养过几只狗,因为各种原因消失了,甚至有一只消失的原因是因为所谓的运动。搬到城市以后,有一次我放学回家有一只小京巴跟着我一路到家,仿佛认定了我,我仔细观察,它不像流浪狗,因为这只狗很干净,在确认找不到它的主人后,我收留了这只可爱的小狗,这只小狗陪我好几年,放学回家和周末陪我嬉戏,有一年因为吃了野外被毒杀的鸟在半夜毒发而亡,我仍记得它在夜里闪烁着绿莹莹的痛苦的眼神,但直到死去,它都在小心不伤到我,我把它埋到了一棵树下,很长一段时间我怕人跟我提起狗的话题,那是一段惨痛的记忆。 刚参加工作到结婚有孩子之前,我养过一只狗,也是朋友送的,那时对狗的话题不再逃避,我给那只狗起名叫网虫,很前卫的名字,在九十年代末,上网还用电话线,网虫的名字很拉风的,自己经常给它洗澡,那时感觉还没大有宠物店,卖狗粮的也几乎没有,所以要喂网虫吃一些火腿肠之类的东西,那时火腿肠算是很好的狗粮了。后来妻子怀孕,网虫被送到丈母娘家喂养,我会定时买成箱的火腿肠送去,被人戏称狗比人吃得都要好,直到有一天,网虫走失了,我不敢想像它的命运如何,只有祝福它是遇到另外一个对它好的主人。 经过这些有关狗狗的过往,我内心其实不想再提有关狗的话题,因为有感伤,所以逃避这个话题,以洁癖来安慰自己,只是因为不想提这个话题,而现在因为王子的出现,那些不敢触碰的记忆在王子清澈的眼睛面前如雾气遇到阳光,神奇般的消散了,仿佛阴影从来没有过。 其实养一只小狗,仿佛是喂养一个孩子,而小狗也把它当成是你的孩子,它会撒娇有时也会让你生气,可是看它的清澈的眼神,你却不忍心责怪它。 王子的智商很高,它会自觉的训练自己的一些技能,练速度练一些技巧,仿佛是天生的本能,也会自娱自乐,并且能读懂主人的喜怒哀乐,你不高兴的时候,它会静静的趴在你的脚边,静静的看着你,似乎想分担你的不快,你高兴的时候,它会凑到你的跟前撒娇,想讨一些奖赏,知道做错了事就会低头认罪,做一副可怜相,有时都不忍心责怪它,训练几次后就知道去洗手间,也不乱咬乱翻东西,开始家里没人时会把它关到笼子里,以后慢慢的就把它放在家里自由活动,它也不会乱动,自觉的去卫生间方便,如果听到家人回来,第一个报告给我们,这个家因为有了王子增添了许多的乐趣,不知不觉中,王子已经成了不可或缺的家庭成员。 我曾经开玩笑的说要将王子送走,遭到了一致的反对,其实我知道我也是不想这样做,只是试探一下王子在家里的地位。一只狗如果能放心的将后背留给你,说明它是对你很放心的,就像是战友像亲人,可以把自己的后方留给你,不担心你在背后捅他一刀,人与动物有些是相通的。 我是不喜欢限制王子的自由的,哪怕是出去遛它,而它也很自觉的听从我的约束,不远离一定的距离,我知道自由于狗狗的珍贵,其实看一些人牵绳遛狗,感觉狗狗很可怜,它真正自由的时间就是出门透气,再限制它的自由,感觉对狗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一般不会牵着绳让它出来,但这就要求要时刻关注它的安全距离及让它远离危险性,还要处理它的便便,可能很累,但让王子能感受自由的快乐,我觉得值。 王子在出家门以后自己会进入奔跑的状态,头顶飘起的卷曲的毛,配上与其躯体不相符的矫健,虽然看起来是那么瘦小,但在那一刻,你会真正把它当成一匹自由驰骋的骏马,或许在这一刻,它才是真正的白马王子,即使它的毛是棕色的,它很珍惜这自由的一刻,在这一刻,它想它是一匹奔跑的精灵,小小的躯体闪烁着惊人的力量。有时在家,它会用清澈的眼睛一直看你,里面有企求有期盼,你不理它它会用前腿拍打一下你的腿或背,提醒可不可让它出去享受它的自由,如果有可能,你会不忍心拒绝它的企求,它的要求其实只是能享受那一刻的自由。 有一次晚上出来让王子透气,一辆车经过以后,我发现王子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我突然发现,王子那么重要,就像是走失了一位亲人一样,感觉自己要疯掉,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是那么强烈,马上打电话让家人一起寻找,自己也在发疯一般在附近一遍遍的寻找,一会电话打来,爱人说王子在门外拍门,我的心一下子安定了,王子也知道要回家,一个忠实的精灵,一条爱家的狗狗。 其实养狗同做人一样,你用心待一条狗,这条狗一定真心待你,哪怕生气时你会惩罚它,但它会始终把你当成主人当成亲人,你真心待一个人,这个人有可能真心待你,也有可能照样出卖你,感觉是把狗提高到了人的层次,其实很多人真的比不上狗,拿这些人同狗相比是亵渎了狗狗的忠诚,我不以最阴暗的心理来揣度人,但我知道人心真的难测。 王子会继续没心没肺的快乐的成长,并且会快乐的享受它不多的自由时间,而我们的生命中因为有了王子而添色不少,我以此文送给带给我们快乐的王子,它对得起我为它写的小文,感谢生命中多出的这一抹色彩,虽然它不会真正的读懂我们人类,但我仍然会为它写这篇小文,因为它值,仅此而已。

哇!莫北越想越兴奋,软软的棉被任他手舞足蹈,一会儿,床上空空,床下满满。他心急火燎地收拾好东西,胡乱地吃上几口包子,戴上他顶酷的遮阳帽,这些动静被狗狗听见了,以为主人有急事,便直起身子,爬到主人身旁围着他绕来绕去,以示对主人的喜欢和忠诚,可莫北正想快快赶去玩哩,都怪自己早上睡懒觉,再不去,没时间了,爸爸下午一点半就回来了,唉,我说,你这只死狗,请别和本大人玩绕圈了,我要走了!你尽快走开!真烦人!莫北说着砰地关上了门,锁住。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的辛苦总算没有付之东流:一个月不到,京巴全身长得肉滚滚的,跑起来也稳健多了。瞧着京巴这么健康,我和妻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落地了,而最开心的还是我们的儿子。

阳光很明媚,小狗却很失望,它甚至有点想哭,它跃上书桌,从窗户看主人的背影远去,突然,它发现窗户没有关,跃窗而出,奔着跳着,追赶莫北的影子。

京巴打小胆子就小。有一天晚饭过后,儿子陪妈妈出门散步,我就懒散地席地而坐看报纸,京巴则不知疲倦不厌其烦地在玩她的玩具小皮球。正当京巴玩得欢的当口,屋外突然响起“噼噼啪啪”的爆竹声,吓得京巴扔下球一头钻进我怀里紧贴着我的身体,只露出个短尾巴在外颤颤发抖,惹得我好一阵欢笑。儿子散步回来,我将这一乐事说与他听,儿子竟喜兴得满地打滚,直呼京巴太可爱了!

渐渐,它追到了一个热闹的地方,远远地看着主人在一个房子里买票,它虽然说不出话来,心里却知道的很。莫北在人群里消失了,小狗低下头转身回家,一路上,它弓着背,鼻子嗅着地,两耳朵耷拉着,目光里有一丝遗憾与可惜。

如今,京巴长大了,依然畏惧爆竹声。虽如此,京巴护起主来却毫不含糊。

来到了家里,它跃上了沙发,扑在柔软的垫子上,它习惯地把两腿放在前面,头搁在上面。它在看,看窗外两只小鸟谈话,是那么有趣,和谐。这时吹来一阵凉爽的风,小狗鼻尖动着,似乎想闻到栀子花的香味,却闻不到。

倘若有生人来我们家,还没走近,京巴就“汪汪……汪汪汪……”地向我们紧急报警了。生人走近,京巴不逊于训练有素的警犬,跟前跟后,恨不得将来人全身上下嗅个遍,以便发现蛛丝马迹,防止来人冷不丁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来人与我们说话时,京巴总以警惕的目光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若感觉来人说话的腔调对我们不友善,京巴会毫不客气地发出“汪汪”声予以警告。更有趣的是,连平常再熟悉不过的邻居来我们家窜门,京巴也不忘“汪汪”两声提醒我们。三年来,京巴从不轻易向外人摇尾巴示好,也从不接受他人给予的诸如“火腿肠、肉骨头”之类诱人的贿赂。京巴忠主之心,明月可鉴。

接着,风一阵又一阵地吹来,越刮越大,乌云开始剥夺晴空,小鸟飞走了,风吼着树梢,哗哗作响,小狗也被惊动了,下了沙发,它看见书桌上有几丝雨,并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雨声铺天盖地地涌入耳畔。

京巴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但在我们一家人眼里算是很聪明的了。京巴很讲文明,从不在家里大小便,内急了就跳起来拍门提醒主人她要出去如厕。京巴很懂礼貌,我和妻每日下班,她总是在第一时间出来迎接。每天儿子放学一到点,京巴就准时在村口等着了。我们上班、儿子上学,京巴总陪着一道到村口,然后目送我们直至见不着身影才返回。京巴要是口渴了,就先跑到饮水机旁,用“嗯……嗯……”声来提醒主人她想要喝水了,然后一边一小步一小步踱向你,一边继续发出“嗯……嗯……”的声音。这时,你要是跟她玩阴的,装聋作哑不理睬她,她就直立起来,用力拍打饮水机,而且一声比一声响,直至水喝到嘴才善甘罢休。不过,京巴要是肚子饿了,只要不见主人吃东西,她是不会提要求的。

小狗呆住了,良久,它想到了莫北,主人应该被淋透了吧,它跑入卫生间,咬住了房间角落的伞,跃出了窗台。

京巴年龄不大,世面见过不少。我们赴上海亲戚家小住几日,她也跟着一道,所以大上海的高楼大厦她见过,黄浦江她游览过,步行街有她的足迹……去年春节,我们举家远赴儿子外婆家过年,她也去了。这次收获不小,认识了很多以前从没见过面的亲朋好友,吃腻了以前从没尝到过的美味零食,更为重要的是小伙伴们还整天带着她疯玩……年后,她居然有点不想回家了。

雨下着,黑暗吞噬着,风吼着,街道上的人们都撑起了雨伞。

京巴名门出身,虽然娇贵,但从不贪图荣华富贵。她的家族,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大品牌优质狗粮,有的身边甚至还有专职保姆侍奉;而京巴每日只需粗茶淡饭,只需穿上主人为她精心编织的毛衣,只需与主人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此时,莫北躲进了一个屋檐,它本来想立刻回家,但,此时雨太大了。

京巴索求不多,却给予了我们无尽的欢乐!

哎,你瞧,谁家的狗啊,下雨天跑出来。还咬着把伞呐!快看,快看啊!真是头一回见到这种事。哈哈,真有趣,谁家的啊?莫北被人们的目光与话语吸引过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顿时,他的眼睛一亮,这不是我的狗狗嘛,但就在这时,一阵惨叫,人群骚动起来。

莫北隐隐约约看见,一辆车停在那儿闪着车灯,在近一看,车灯下的那条狗嘴里叼着伞。

车司机大吼着,谁家他妈的把狗带过来的啊!人群散去,吓坏了。

莫北知道,狗狗嘴里的伞是给自己的,他紧张的哭了,但没有敢去认领,只在一边,默默拎着心呜咽。

他责怪它,恨它。许久,警察来了,医生来了,包围了现场,他悄然离去。

第二天,他接到了宠物医院的电话,让他立刻赶去,他知道又是那只狗,挂了电话。踌躇良久,出了家门。

白的不能再白的床、毯、墙。毫无生机的阴暗角,躺着一条憔悴,虚弱的小狗。莫北尽量不去看它,他觉得自己倒霉透了。可目光带过的一眼,却看见狗狗难堪地立了起来,朝他深情的望着,他想起来他倒去的一幕,它一直在找他的目光啊!

莫北被一种隐形的感觉触动了,缓慢的走了过去,来到床边,他坐了下来,狗狗轻声叫了一下,便闭上眼睛,莫北才知道,连狗也需要关爱,他抱起了它,是小心翼翼,狗狗似乎咧开了嘴,它是在笑吗?莫北从不关心它。

狗狗温柔的在他的手上舔着,一直舔着,莫北才回忆起昨天,前天,和过去的日子。狗狗对他是多么好啊。

他从不喜欢回忆,但这一次回忆让他知道了,回忆是甜美的,伤感的。

狗狗舔着他,莫北不知道,这就是它送给自己最后的谢答了。

它死了,没有谁来陪他玩了;

它死了,没有谁和他绕圈圈了;

它死了,也没有谁在他玩耍时惦记着他,给他送伞;

它死了,更没有谁去这般忠诚地舔他的手里。

莫北哭了,这次是因为被感动、感激而落的泪。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娱乐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莫北的小狗,今朝小说大赛

关键词:

上一篇:德立淋浴房让我重温儿时的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