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手机娱乐-乐白家

冬至思亲,记忆父亲最后的笑

作者: 情感  发布:2019-08-26

被岁月压弯的脊梁,向着黄昏弯腰无法抗拒的病魔,捧起故土覆盖在父亲的安息上,顿时开满了泪花一个灵盒,装进父亲的一生那些快乐与悲伤,辛酸与艰难弥留之间的不舍,母亲的泪连轻轻的鼾声,一齐被带进寝阙难忘的印象,捡起父亲的笑而父亲最后留给我的笑,却像夕阳的红在失禁后,有着孩童请求宽饶的笑意洋溢在我面前,甜甜的,涩涩的至今,却是我心灵珍藏的最美与最忆

作者在父亲去世时,年纪还很小,留下的记忆轻浅。最近,她找到两篇中学时的作文寄给全民故事计划,我们和她一起,拼凑出对父亲的一份怀念。

图片 1

      已是深夜!天气不算太冷!开着一个小暖风机就可以了!整间房子都暖意融融!自己下了一盘饺子!端着热腾腾的饺子不由的想到了逝去的老父亲,立刻双眼涩涩......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2

 刚刚接到父亲的视频,一片漆黑。很明显家里和寝室都熄了灯。一听到父亲“飘忽”地声音,就知道又喝了酒。想起和母上大人下午视频的时候说你突然不回来吃饭的情形,早已了然于心。你必定又是和那几个叔叔出去吃饭了。

父亲的一生是漂泊的一生!一年回来一次是在过春节的时候!偶尔会回来两三次吧!由于我年龄小便记不清了!每次知道父亲要回来的日子时,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站在村口的石磙子上仰着下颏望着村尽头的路.....眼巴巴的望着!路遇村人笑问:“小妞儿!看啥呢?”“等俺爸嘞!”连脸都不敢对着村人,生怕说话的当儿口父亲出现!直到望见一个背着大编织袋戴着顶蓝带沿儿帽子的父亲出现便立刻跳下石磙子飞跑过去!父亲看到我的出现,就会露出满嘴稍带些被烟熏黄的牙的笑脸,不胖的脸颊上的皮会向耳后埒去!然后从怀里掏出包的严严实实的牛皮纸,露出还带着温热的一个大烧饼!在那个白面都要靠粮票买的年代里!吃上一个白面馍馍都是奢侈品了,何况是一个再乡下更加难以见到的烧饼啦!我的心情立刻就开出花来了!却不懂风尘仆仆的父亲那干裂的嘴唇和满眼的红血丝是如何形成的!我的老父亲啊……回家是他最幸福的事情吧!

这是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4个故事

  室友听到我在语音,说我又在撩汉纸了,我反驳她。明明是我爸,她又说我撩完汉纸撩爸爸……

我成年了!参加工作了!便越发的不断回忆父亲那慈爱的眼神,和我每次回家他便守着我,不再整天腻在一起的棋友下棋了!即使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呆着直至我离开!我懂得了父爱是不用言语的,特别是我的文盲老父亲!一辈子不识字,一辈子与人和善相处,脸上总是挂着善意的笑容!                                                父亲每天爱喝上二两!酒和猪蹄、花生米、烧鸡每次我回家都会带上一些!看着父亲泯着小酒刺溜刺溜有滋有味儿的喝着!我就仿佛闻到了小时候吃烧饼的香味了!这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我爸喝醉了,给我开视频呢。”我反驳道。

如今!我即将步入中老年的队伍!每每看到生活中的种种便会不期然的想起我所怀念的挚爱的亲人!很幸福的是父母没有文化却有着最淳朴最善良的品性,这是传承给我的最好财富!犹如这每天投射入大地的阳光,令人温暖令人明亮!

父亲身体尚好的时候,来拜访的学生很多。他总是坐在一把老藤椅上,跷着二郎腿侃侃而谈。

 “醉酒给女儿打电话的爸爸不多呀,女儿果然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呐!”室友感叹到。

人生老幼循环!您养我小我敬您老!

这幕场景就像一幅安静的油画,停留在我的12岁。他一定懂得很多,偏偏他说过的话我都记不起来了。

图片 3

您一生用善良和爱做养料,我用枝繁叶茂来为您遮荫避雨!

印象中的家也总是如此安静,连锅碗瓢盆的叮当声都很少。母亲是一个勤快的女人,也很有才华。可是她早早退了休,每天扫地、洗衣服,把温情藏在弓下的腰里。

 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好像心灵被击中一样。脑海里什么思绪仿佛一闪而过。

图片 4

节假日里,我们几乎都不出门。偶尔有亲戚来访,我做我的作业,母亲边给父亲翻身,边和他们聊家常。母亲不让他们抽烟,说万一呛到了父亲,他一个晚上都睡不安稳,她便得一直陪着他。

 “宝宝,你那里怎么黑?”老爸醉醺醺的问道。

幼时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当我熟睡在摇篮里,父亲穿着围裙帮我消毒奶瓶的样子我是不知道的。稍大一些,父亲帮我做香甜的水果羹,我满足地吃过以后,也就忘了。

 “寝室熄灯了。你今天喝酒了!”我质问道。

父亲不是个吝啬的人,但印象中他很少给我买东西。一本漂亮的本子——现在想来纯粹是孩童的一时兴起,我无法想象父亲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帮我买下的;一块猎狗的磁石——猎狗的眼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霸气,它的身子缺了一个角,想必是在岁月的流光中被磨去了吧,谁知道呢;一颗绿色的玻璃蛋——小巧玲珑,我将它放在手里细细把玩,想象父亲的脸也是这般可爱的。

 “没,我怎么会喝酒呢?我从来不喝酒,嘿嘿”老爸赖皮的扯。

想象只是想象。在后来很长的时间里,他并不认识我。

 “你还没喝。→_→我知道你晚上不在家里吃饭。”

 “哪有,我没有喝。”老爸胡扯道。

长大之后,我才意识到父亲的不一样。

 “我还不了解你。我一看就知道你喝醉了。你怎么不开灯?”我一副熟昵的语气。

与母亲不同,他从不尝试逗我笑。他话不多,即使有些话要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声调,语气沉稳简练,面带不温不火的浅笑。熄灯睡觉后,他常常会轻轻推门,问我“冷不冷”或“热不热”。我总带着些不耐烦,心里暗想,爸爸还会说些别的吗?

 “宝宝啊!家里最近穷呐,开不起灯了。”老爸说。

可是他在与外人打交道时,又像变了一个人。他的电话簿几乎不留一个空位,字迹端正飘逸。同事来访时,他摇身一变,成了健谈而幽默的公子——很多阿姨曾笑着夸奖:“你爸爸很帅的,舞又跳得好。”多希望父亲永远维持着那个英俊潇洒的形象。

 突然,“啪”的一下,视频那头亮了起来,是老妈开了灯。懵逼的老爸开始“咯咯”地笑起来,不小心呛到了,一直咳着。老妈也开始笑,我也笑。一家三口的笑仿佛就像黑暗里的光,那么明亮而又耀眼。

但他从未对此解释过什么。他也没有刻意让我改变自己,无论是性格、爱好还是学习。他极少直接教育我,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压书石、一件艺术品,或者那句英文诗,“work while you work, play while you play”。

 “你小声点,等下女儿室友吵到了。”老妈斥责着老爸。看着老爸捂着嘴忍着小声咳嗽,我突然很想哭。

我曾自鸣得意地在家里朗读刚学会的英文,他认真地听,然后不厌其烦地纠正我的发音。他曾是大学的英文教授。我不高兴地顶撞他,他也不会发火。

 “没事,我带了耳机的。她们听不到。”我连忙说着。

当时我嫌他的发音奇怪,现在明白,那时错的都是自己。

 “那你早点睡吧。明天还上课。”老爸说着。

一个普通的中午,我的嘴里一边含着饭菜,一边冒出许多糊里糊涂的字眼。“这番茄炒蛋太好吃了!”

 “好~~^V^”我乖巧的回应道。9

番茄炒蛋是父亲的拿手菜。我对妈妈说,“你的手艺快赶上爸爸了!”父亲依旧不动声色地吃着饭,严肃认真的样子。妈妈“噗哧”一声笑了,“这就是你爸爸烧的呀!”我眼珠转了几下,看向父亲,他这才轻声笑起来,“人老了,退步啦。”

 挂了语音的我,看着黑漆漆的寝室。心里暖暖的。老爸他大概是想我了吧。

这是我无法忘记的温馨场景,真实如上一秒。

 然而,基于父亲的角色,本来很多话本就不曾轻易说出口,想起这次五一假期没有回家,仔细算算,这个学期也就清明回过家,突然觉得心里涩涩的。

 恍惚间,耳边响起那首诗“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

但父亲终究是病了,精神分裂,又摔断了腿,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很多时候,他都记不起熟悉的人和事。也很少有朋友来看他。

 大学让我离家,不同的世界,不同以前的校园生活。形形色色的东西充斥了我的世界,各种烦杂的事物冲淡了我对家的怀念。然而,在那些失落伤心的时候,浮上心头的是家,是父母。也许很多时候,我们并不善于表达。但是距离,从来都不能阻挡我们的心灵靠近。

有一次,我去父亲单位参加联欢会,他的一位老友特意找到我,神情黯然,“我答应你爸爸,无论如何不能去看他,他只要我记得他过去光辉的样子。”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晚安,祝好梦。

我似懂非懂地感谢了他。

     写于2016年5月10日凌晨零点53分

父亲的病越来越重,乌黑的头发开始稀疏,背微微驼着,咳嗽声一遍遍从隔壁房间传来。

“爸爸。”我站在床边,涩涩地唤他,我以为能听到一声熟悉的“小家伙”。可是他已经认不出我了,只是一言不发。

我太伤心,便不再叫他,让自己迷失在暴饮暴食里。我看着父亲的影子被光冲散,在梦里越跑越快。

直到有一天,我又到床边叫他。他看到我忽然笑了,说“你胖了”。

那是他生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作者罗羚,大学生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娱乐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冬至思亲,记忆父亲最后的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