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手机娱乐-乐白家

国摄影家埃利奥特

作者: 摄影  发布:2019-08-21

埃利奥特·欧威特(ElliotErwitt)是个令人难以捉摸透的人。他的摄影作品既包含杜瓦诺作品的魅力与机敏又具有卡蒂埃·布列松的眼光和洞察力。但是,当人们谈起本世纪杰出的摄影家时,常常不会立即想起他的名字。 欧威特1928年出生于法国巴黎。4岁时父母离异,此后八年他一直在父母各自的家庭里轮流居住。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纳粹德国的铁蹄即将踏上法国时,他随父亲逃往美国纽约。12岁时,他的父亲决定离开纽约、带着身上仅有的一些钱,去加利福尼亚洛杉矶碰运气。父母离异、流浪他乡这种经历对大多数儿童来说是痛苦的,难免会在心灵上留下深刻的创伤。但是,欧威特并未因此受很大的影响,相反却养成了老练轻松的处世态度。 15岁时,欧威特开始独自谋生,他找到了一份在暗房里冲洗好莱坞电影明星照片的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欧威特买了一台“禄莱”相机,学着拍摄明星。1950年,欧威特21岁,他的人生道路出现了转折。他带着40张作品去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见到了大名鼎鼎的爱德华·斯泰肯。这位摄影大师独具慧眼,十分赏识欧威特的艺术才华。这使得初出茅芦的欧威特深受鼓舞。斯泰肯还为欧威特在现代艺术博物馆里找了份工作,使他成为一名专业摄影师。 1953年,欧威特应征加入美军,驻守西德。在部队中,他被分配在暗房里专职从事摄影工作。在此期间,他拍的一组反映军旅单调乏味的生活的照片获《生括》杂志主办的摄影比赛二等奖,得到1,500美元的奖金,这在当时可是一笔相当大的钱。 欧威特的最大天赋在于他通过摄影作品所表现出的幽默感。他的作品能够使人不禁幽然失笑。 “拍出来的照片能够使人发笑是一个极大的成绩”,欧威特说,"如果你能够象查理·卓别林那样通过艺术使人发笑流泪,那就是最大的成功。” 欧威特在70年代初拍摄的一组小狗的照片绝妙生动地表现了他的智慧与幽默。 "从艺术上讲,表现狗的作品有两层意义。首先狗是一种广分可爱的动物。许多人之所以喜欢我的照片是因为他们爱狗。其次狗通晓人性。实际上,我的照片和狗没有什么关系。我反映的是人。读者观赏照片时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欧威特夫人说:"在摄影上,他也把自己看成是一只小狗。这只小狗目光敏锐,悠悠荡荡,在漫长的旅途中不时地停下来,东闻闻西嗅嗅,捕捉街有趣的东西。” 欧威特的许多摄影作品滑稽有趣,也有许多严肃正经。他认为二者之间没有什么不同。"我不接受滑稽有趣的照片是个严肃的照片的说法”,欧威特说,“我认为滑稽照片也是严肃的。滑稽幽默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 欧威特认为自己的摄影创作思想极为简单:"我力图使观众获得快乐,但我首先要求的是富有情感、具有人性的照片。在今天的世界上,太多的事情都是由毫无情感、缺乏人性的人干的。我的意思是有的照片即便能引人入胜、充满机智诙谐,技术上也完美无暇,但若不具有人性,那它便失去了作为一张有趣的照片所包含的神韵。” "摄影是个懒人干的事业”,欧威特说,“摄影家不需要象音乐家、芭蕾舞演员或医生那样必需经过个严格正规的训练。摄影家只需稍有构图的才能,能发现恰当的气氛平衡就行了。偶尔,你可以通过作品来表现自己的意思。并找恰当的拍摄时机和地点也是很重要的。” "敏锐的眼力也许是与生俱有的,它不能通过学习获得”,欧威特说,"这种眼力既出自眼睛也出自头脑。我对别人的照片有好眼力,但对自已的片子却往往没有好眼力。” 60年代大型图片杂志开始不景气,这对新闻摄影家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年代。欧威特是第一批跳槽的摄影家之一。他很快转而从事广告摄影,将自己的天赋和创新精神用于广告摄影。欧威特的这种积极适应生活的变化、对付新环境的谋生才能正是他的同事们所缺少的。 [FS:PAGE]在纯粹派艺术家的眼里,欧威特改变摄影创作的方向降低了他自己的艺术水平。但是,欧威特对自己的从事各种各样的摄影持实用主义的态度。"我认为搞摄影赚钱没有什么不好”,欧威特说,"每个人都得谋生糊口。根据顾客要求拍摄广告总比抢银行、偷老太太的钱包好。我还没有找到一种能沉缅于只做我所爱做的事的谋生方法。在理想世界中,一个人只做他想做的事当然很好。但那是不现实的。” 现在,除了拍摄拍摄广告以外,欧威特还拍摄了一些社会纪实作品。虽然这些精致的照片获得艺术批语家们的一致好评,但却使他的腰包“损失惨重”。欧威特说,“对于我来说,过奢侈豪华的生活或寒酸窘迫的苦日子都无所谓。我对这两种生活都习以为常了。如果手头桔据,我并不会感到特别不安。但对我的妻子和女朋友来说,那将是根艰难的。她们已经习惯过一定水平的生活,享受一定水准的舒适。她们把这些现为生活的真正目的,并认为这是必需得到的。” 如果必须用一个词来概括埃利奥特·欧威特在事业上的成就与追求的话,那么,“多样性”这个词再恰当不过了。撇开他在众多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他对生活的热情来自于个人的自我暴露和丰富的书本知识。 评价欧威特在摄影中的位置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可以肯定地说,如果说卡蒂尔·布列松以拍摄"决建性瞬间”闻名,那么埃利奥特·欧威特使是以拍摄个平常常的“非决定性瞬间”。而著称。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摄影部主任、著名摄影家约翰·萨柯斯基这样评价欧威特的摄影作品:“他的作品展现空间与环境中的小事件。欧威特作品中的人物看上去象是遭到人们莫名其妙的误解的默默受害者。这些受害者又象是很难表演的戏剧中的蹩脚演员,他们表情木然地等待别人的幕后提示。被摄人物迷惆呆滞的表情预示着失败和羞辱。欧威特正是从这些平平淡淡的非决定性瞬间中提取简洁、智慧与优雅。” 欧威特的作品中有不少活生生的现实,但从艺术的角度看来却是怪诞滑稽的。有一次记者问欧威特他是否真的认为生活是荒诞的。欧威特苦思良久,然后微微张嘴,露出隐隐约约的笑意,眼睛迷成一条缝,回答道:“在你有了三位妻子和六个孩子后,便会开始认为生活是根荒诞的。”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娱乐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国摄影家埃利奥特

关键词: